开天价罚单从不手软:这些年欧盟与美国的“相爱相杀”

36氪 2018-07-24 10:11:02 509

谷歌、苹果等美国跨国巨头屡遭欧盟反垄断或过度避税等指控。美国也没退让过,曾追查德银并开出同样的高价罚单。更多的美国科技巨头正靠全球化复制而增厚利润,扩张路上恐怕难逃欧盟“考验”。

上周,欧盟对谷歌开出43.4亿欧元的罚单,“案情”多少让人感到似曾相识。

近几年美国跨国企业接到欧盟裁决的不在少数,欧盟与美国间互相进行的商业调查、指控也并不止于一朝一夕。

美国科技巨头目前风头正劲,科技公司模式的成功大部分来源于它们的“全球化体质”,人们对科技垄断却担忧不断。

目前,科技公司最大的威胁来自欧洲。

7月18日,欧盟指控谷歌通过安卓系统强化其在搜索领域的市场支配地位。欧盟委员会要求谷歌在发出此决定的90日内结束非法行为。

7月19日,特朗普通过推特回应此事,“欧盟刚刚对我们的一家伟大公司谷歌罚款50亿美元,他们占了美国的便宜,但是不会太久。”

无独有偶,7月20日,紧接着谷哥可能被重罚的消息,欧盟指控高通低价倾销芯片以打击竞争对手,受害者就包括英国系带开发商Icera。高通面临最高10%收入的罚款。

欧盟不依不饶

一年多以前,谷歌就收到过欧盟24.2亿欧元罚单。2017年6月,谷歌被指操控网上购物比价服务搜索结果。

欧盟冠以谷歌的罪名同样是滥用搜索主宰地位。欧盟负责此案的官员认为从2008年起,利用自身强大的网络搜索引擎推动公司的“谷歌购物”服务,使“谷歌购物”流量大涨,其他购物比价服务流量骤降,谷歌不公平地把客户引向了谷歌购物服务。

谷歌2004年进入欧洲购物比价市场。欧盟委员会从2010年开始调查谷歌这一行为。2017年的罚单也是当时欧盟数额最大的反垄断罚单。

欧盟与美国企业的互相纠缠,已不是新鲜事。两年前,苹果因跨国税务问题被高调问责。

2016年8月,欧盟反垄断专员Margrethe Vestager做出决定,迫使苹果在爱尔兰补缴130亿欧元税款。

2014年爱尔兰只向苹果收取了0.005%的税额,而且为了吸引苹果投资,甚至还采取了反倾销税政策。欧盟委员会裁定爱尔兰向苹果提供了非法国家援助,苹果公司在爱尔兰享有非法所得。

爱尔兰接受了欧盟委员会的裁定,但收取税款十分缓慢。爱尔兰总理表示,接受税款可能推迟到2018年二季度执行。

苹果CEO库克对裁决表示不满,同时他还在对消费者的公开信中表示苹果在爱尔兰的业务合理合法,国际税务问题的核心原则是,对一个公司征税是对该公司在当地产生的价值和利润进行征收。这一点,苹果、爱尔兰政府以及美国政府都已经达成共识。

爱尔兰的财务部部长Michael Noonan也表示对欧盟裁决的不服。爱尔兰认为,苹果公司的结构符合税法要求,而爱尔兰也并没有给苹果提供任何特别的优惠,欧盟此次的行为有明显的越权之嫌。

但欧盟垄断委员会Vestager坚持裁决,她表示爱尔兰的做法给苹果提供极大便利而影响了其他公司的公平竞争。

对爱尔兰来说,苹果的进驻或许是有利的。爱尔兰希望以低税率吸引苹果的稳定投资,促进当地的就业。对欧盟来说,这次裁决可能是一场“较量”。 

多年来,欧盟对美国跨国企业的此类“占便宜”行为并不姑息。2015年10月,欧盟反垄断委员会曾批评星巴克在欧盟成员国避税太多,责令星巴克补缴不超过3000万欧元的税款。

欧盟指控星巴克公司与荷兰政府私下达成的避税协议违反欧盟规定,在欧盟内部造成不公平竞争。

欧美“你来我往”

欧盟多次指控美企的不正当行为,而美国也曾调查指控欧盟企业,以高额罚单为代价。因此,美国与欧盟两地每次的经济指控,被解读成有“互相报复”之嫌。

2016年9月,美国司法部要求德意志银行支付140亿美元罚金,起因是美国金融司法部对德银在美国不当销售抵押证券产品的违规活动进行调查。

美国方面称,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前,德银向客户兜售次贷债券时忽略了提示风险,因为次贷债券是高风险债券,相对应的房贷借款人不能偿还贷款是大概率事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巴克莱资本分析师Michael Gapen认为,对德银来说,出售包括资产管理业务等优质资产来筹资,是一个稳妥化解潜在危机的方式。但德银CEO John Cryan明确表示,资管业务是德银的重要利润来源,必不可少;此外,他认为这张罚单更像是美国财政部针对欧盟向苹果公司要求补缴巨额税收所采取的报复性措施,所以他首先希望欧美有关部门能展开政治协商。

据BCG 周四公布第七年的银行业研究报告,全球大型银行未来几年违规罚款金额势必会增加,因为欧洲和亚洲金融监管单位将跟上美国监管机关的脚步,加强监管。截至目前,美国金融业的监管机构开出的罚款最多。单单是2016年,银行缴交了420亿美元的罚金,比去年增加68%。

全球科技巨头的欧洲之路

今年的谷歌和高通的罚单事件仍在不断发酵,而欧盟历年的态度似乎也并未放松过,这让美国其他科技企业不得不做好准备。像志在全球化的互联网企业亚马逊和奈飞,很难保证他们未来不会在可能继续的反垄断调查中相安无事。

2014年起,欧盟先后将过度避税、破坏公平竞争等矛头指向亚马逊。2003年,亚马逊与卢森堡政府签署了一份优惠的税收协议,将亚马逊卢森堡子公司的缴税比例限制在欧洲总收入的1%以内,协议签署后的商业活动被列入欧盟的调查范围。

2015年6月,欧盟指控亚马逊与出版商签署的不公平条款让其他电子书经销商很难通过开发新产品和服务与亚马逊展开竞争。

2017年,法国财政部机构向巴黎商业法庭递交诉状,指责亚马逊的法国平台对电商实行霸王条款,向亚马逊开出1000万欧元罚金。

虽然目前罚单数额并未达到上亿欧元级别,但欧洲是亚马逊目前最大的海外市场,亚马逊的商业活动是否会受到谷歌、苹果一样的问责?

据亚马逊2017年报显示,亚马逊在国际市场的商品与服务销售额为542.97亿美元,已经超过了同类商品服务在美国市场销售额的一半,国际业务销售额约占总销售额的30%。目前最大的国外市场都在欧洲,包括英国和德国。

花旗研究公司在2017年的报告中指出,自2010年以来,亚马逊在欧洲的分销业务扩张足迹呈指数级增长。其中,亚马逊在欧洲大力投资物流和配送基础设施,以推广其引以为傲的Prime(当日达)和Prime Now(2小时送达)服务。

2017年8月,亚马逊收购美国连锁超市Whole Foods。欧洲Sainsbury、Tesco、家乐福等传统大零售商又多了一个劲敌。

与此同时,流媒体服务商奈飞也在增大在欧洲的投资。2017年5月奈飞就曾宣布,计划到2018年底前,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欧洲客户服务中心新增400个岗位。此服务中心主要服务包括英国、比利时、丹麦和荷兰等11国欧洲市场。

目前奈飞业务已拓展至全球近200个国家,2012年就已进入欧洲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