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硅谷一天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

枣泥布丁· 2018-07-2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itTiger”(ID:bit_tiger),作者huhu。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Medium上面很火的一篇文章This is your life in Silicon Valley。这里所有人名都是我自己胡编的,如有雷同,那还是很可能的。

这是你在美帝的第七年了,从某个还不错的研究生毕业到现在,你也已经在硅谷生活了五年了。这五年里,你先花了三个月刷题,然后在不大不小的公司前端干了两年,后来觉得组里的人水平都比不上自己,于是又跳到稍微公司规模稍微大点的Intuit,去了不久便升了Senior,但是又被组里的印度大哥Rejiv排挤,去年跳到了硅谷最大的养老院之一Oracle。虽然Oracle给了你巨高的package,但是你马上想到你已经29岁了,马上要奔三了,家里已经开始催了……愁人。

每天起床你都会把你过去五年的经历在脑子里过一遍。一边刷牙的时候一边想,当年那个人精Rejiv要不是因为做了那两个PPT拍老板马屁我一定可以干死丫的,要是我现在当个Tech Lead不是美滋滋。正想着,你Oral-B的智能App提醒你刷牙两分钟到了,赶紧吃点东西要去搬砖了。

你发现你室友老王吃了早饭又没有洗锅,这老兄年纪轻轻刚毕业就拿到了Google的intern offer,拿了return offer后一年近14万的base再加一大堆股票。你一边暗暗嫉妒他年少有为,又一边产生了一种仿佛看到了五年前自己的茫然错失感,那时候的你才24岁。

算了,谁让他学的是NLP呢,正好赶上AI风口了,火不了两年的,全都是泡沫。你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你一边嚼着99大华买的嘉嘉小笼包,一边打开了Robinhood。京东又一个跌停,618销量到底行不行?爱奇艺拉了一波之后一个月跌了22%,新一期中国新说唱看来要黄。还好整个portfolio里还有Amazon表现算是比较稳健。至于Netflix,那肯定是虚高了。

“一首《凉凉》送给中概股。”你在朋友圈这样有感而发,然后想了几秒又删了。不行,毕竟朋友圈里还有几个真的懂金融的本科老同学,真的要是杠上了,刚不过。这波都怪本泽马。

朋友圈又被莱昂纳德加盟猛龙的消息刷了屏,但就和C罗转会尤文一样没有引起你内心太大的波澜,毕竟你对竞技体育的记忆还停留在前几年科比纳什韦德统治球场的那个年代,连姆巴佩还是你在世界杯上才刚刚认识的。

你看到跟你同一个专业的Shawn在朋友圈秀了新提的Model3,心想你自己开了三年的黑色普锐斯虽然看上去比较像Uber,但是对于一辆一万二的二手车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不过,为什么英文名字叫Shawn的都这么跳?

今天的101特别的堵,你也不知道为什么,waze告诉你前面又有个二货把车pool到路边了。每到这种时候,你就特别希望副驾能有个她,毕竟这样你就可以走carpool lane了。

你比平时晚到了公司五分钟,第一个跟你说早上好的是你组里做后端的Reyansh。他有意无意提高的打招呼分贝让所有人注意到你比平时晚了那么一点。你尬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你总能从他身上看到前同事Rejiv的影子。

你的一天开始于stand up meeting,你开始有的没的翻看自己的新邮件。热情洋溢的HR姐姐又给全公司发邮件说本周招了多少个人,但是其实你并不在乎哪个组招了多少多少人,你关心的只是会不会出现传闻中的大裁员。毕竟你和老板的关系很微妙,一切都还很难说的。

一个上午就在处理JIRA tickets中很快就混过去了,你在食堂里盯着那个大红色的logo出神:明明是一家这么传统的科技企业为什么要去赞助什么飞行表演帆船比赛之类的?业务那边的策略太神了,我还是好好写我的代码吧。

你想着组里新招的一个UIUC new grad经验不是特别丰富,还是需要多实战锤炼下,你下午得多花点时间帮帮他。不过好在是中国人,交流也比较容易。

午饭后的半小时通常是你的微信社交时间。你看到你学弟Joe拿到了Amazon的offer。你们是在湾区校友的烧烤聚会上认识的,Joe的出现在你世界里重新定义了什么叫“尬聊”和“不会社交”。

另一个比较灵活的小学弟Andy在朋友圈晒了一顶Google的intern帽子(上面还有一个蓝色的螺旋桨),你不理解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设计出这么丑的帽子,又怎么会有人愿意去戴它。

但很快,你又意识到自己可能是酸葡萄心理在作祟了。

你看到好几个群都被BitTiger那家公司的“对话Director:华人在硅谷职场有没有天花板”给刷了屏。虽然你总感觉这些活动都是标题党,但别说,好奇心还是总会促使你点进去偷偷看一眼。

而你的朋友圈则充满了“第一届硅谷区块链峰会!豪华阵容,大咖云集!”这样的活动广告,配图是几个你不认识的自信男人穿着西装双手抱在胸前。你其实没有办法分辨哪些是真正有价值的活动,但是你总隐隐的感觉到这里面应该有不少泡沫。

你看到Selina发了自己周末去摘樱桃的朋友圈,当然基本上都是她的自拍,至于樱桃,不重要。你一边想着这就属于典型的“湾区三俗”,一边又无法抑制住想给她一个家的冲动点了个赞。

你在Twitter的基友又在叫你组周末的狼人杀生日局。你知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又是一个八大金刚罗汉局。“能不能叫俩妹子?”你想这么回过去,但是你知道,如果有妹子的话也轮不到你,于是你把回复改成了:“好,不如先嗦一碗伏牛堂?”

人还是实在点好。

你的另一个同事偷偷告诉你组里做前端的Sanjay在South Cupertino买了single family house。你在Zillow偷偷查过,那边基本上都是1.7m起跳。其实当个印度富二代也蛮好的。

你下午打算给你的老板propose一个新的架构上的小改动,你感觉这个idea如果被deploy了至少能增加20%的吞吐量, 每每想到这些,你就觉得公司给你的每年1字头的年薪还是有点少了。

你的Slack响了,是Reyansh发来的。他说他的项目“is 99% done”,但是最后有一点内容“need some suggestion from you”。 你知道这印度哥们说的99%绝对不数学意义上的99%,但是不帮忙又显得你不给leverage。这招真狠。

你的PM又告诉你,根据业务的需求,接下来可能要做一个新的feature。你告诉他你们的team没有那么多的capacity。你总觉得你们的业务overpromise了很多不现实的要求。

大概四点多的时候,办公室的人已经走了一半了,只有你还在收拾Reyansh的烂摊子。你新来的实习生被湾区吃货小分队安利了一家米粉,但是Yelp评分一般,小心翼翼的问你要不要去试试。你语重心长的告诉他Yelp上中餐评分要三星左右才是真正好馆子,超过四星的话就很危险了,信小分队一般是没错的。

你看着眼前狼吞虎咽嗦粉的实习生,想到了自己刚来湾区的那一天。尽管并非事事如意,但是现在的你,年入小二十万刀,简历上有两个大公司经历,又不用加班,有什么比这更爽的日子呢?

而硅谷这个地方,不仅给你提供了极高的薪水,还提供了一个公平的竞争平台和上升空间。对你来说,世界上还有哪儿比硅谷更好的地方呢?

2c1x67811slmvzz1!12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