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 iPhone 设计的接班人,是「库克背后的库克」

suiling 2019-07-11 11:33:33 2232
本文来自 爱范儿-陈文俊 ,作者 suiling

在过去 100 多天里,苹果管理层有不少大变动。除了曾主推「奢侈战略」的 Angela Ahrendts(安吉拉·阿伦茨)离职外,服务苹果 27 年的首席设计官 Jony Ive(乔纳森·艾维)也将于今年下半年单飞创业。

根据苹果的管理层调整计划,在艾维离开苹果后,苹果硬件及软件设计团队将由首席运营官 Jeff Williams(杰夫·威廉斯,又译:杰夫·威廉姆斯)负责。

IBM 运营出身,经历和库克相似

相比于经常露脸的库克和艾维,「杰夫·威廉斯」这个名字可能没有那么多人知道,因为他的工作主要是负责公司的全球运营和客服管理。

不过若是说到威廉斯曾主导开发的产品——Apple Watch,那么你肯定能记得他的名字。

▲ 威廉斯在 Apple Watch Series 4 演讲台

根据苹果官网管理层介绍,威廉斯曾在 1985 年~1998 年期间任职于 IBM 并担任运营和工程职位。1998 年,威廉斯加入苹果担任全球采购主管,负责产品规划、采购和物流工作。

彼时,现任苹果 CEO 的库克刚被乔布斯延揽从康柏电脑公司转投苹果,担任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即威廉斯现时的职位。和威廉斯的经历一样,库克曾在 IBM 任职长达 12 年,后期在苹果担任首席运营官,且同样拥有杜克大学学位。

▲ 图片来自:CNBC

在负责 Apple Watch 开发前,威廉斯最为突出的成就是参与了 iPhone 4 的设计,当然这也和他当时所负责的运营工作有关。

据华尔街日报引援苹果内部员工回忆,在 2008 年设计 iPhone 4 时,威廉斯曾与「iPod 之父」Tony Fadell(托尼·法戴尔)一同主导 iPhone 4 的开发工作。但在创新这方面,威廉斯的表现要比当时的库克更亮眼。

起初,开发团队内的其他成员都对威廉斯的能力质疑,毕竟在当时的开发团队印象中,威廉斯并不像法戴尔,他是运营而不是产品开发出身。

但在之后与团队沟通的过程中,威廉斯以出色的工程学见解,给工程师们展示出了他在产品开发能力的一面。

▲ 图片来自:Wired

在回忆里,威廉斯曾在开发会议上,与热学工程师们探讨关于 iPhone 4 在换用玻璃背盖后对性能的影响。这显然让工程师们对威廉斯的印象发生 180 度转变,因为威廉斯当时在大家的印象中,只是一个擅长「计划」的管理者而已。

像他这种擅长制作电子表格的人,却在和工程师们交谈时表现得像个谈判专家。他在会议上的表现如此自然,让人印象深刻。

2010 年 6 月,iPhone 4 正式登场,这台手机一改 3G 和 3GS 时代的塑料机身设计,采用双平面的「玻璃 + 金属」中框结构,这一设计被一直延用到一年后的 iPhone 4S,同时也是 iPhone 最经典的设计之一。

在经过 iPhone 4 的产品开发后,威廉斯一直处于公司的运营管理和产品开发的主导角色,其中还包括了 iPad、iPod 和 Mac 几条热门产品线。凭借其出色的供应链协作和运营能力,《财富》杂志在 2011 年将威廉斯评为:

蒂姆库克的蒂姆库克。

2015 年,威廉斯升任首席运营官,负责苹果的全球运营和客户服务工作。而在主管运营业务的同时,威廉斯还主导另一款产品的开发,这款产品也就是我们前面所提到的 Apple Watch。

Apple Watch:从 iPhone 的「配件」到独立的穿戴设备

威廉斯在《华尔街日报》的评论中被誉为「实用主义者」,这个评价其实跟威廉斯主导 Apple Watch 开发和主推「健康生活」的产品理念离不开关系。

第一代 Apple Watch 于 2014 年 9 月登场,半年后的 2015 年 4 月上市。在这款手表上市后的两个月,威廉斯接受了 Vox 的访谈,对于当时 Apple Watch 的开发历程,威廉斯介绍:

简单来说,将新技术迁移到用户的手腕上是一次谨慎的决定,但这是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因此苹果在这方面想通过实用性来让用户喜欢、习惯这种设备。

不过此时的初代 Apple Watch 仍受限于软硬件配置,虽然功能上提供了对用户的健康检测,但大部分时间还是作为「消息查看器」的角色。因此,尽管当时业界普遍都对 Apple Watch 给予正面评价,但却往往会把它和「iPhone 配件」挂上勾。

然而,虽然 Apple Watch 在推出后的第一年就获得上百万台(只)的成绩,但这并非是威廉斯真正想要的,Apple Watch 应该是一个让用户关注健康的可穿戴设备,而不是像耳机、数据线一样的配件。

▲ 图片来自:hardwarezone

2016 年发布的 Apple Watch Series 2 加入了 GPS 芯片和 50 米防水功能,使其能在用户运动时依然能记录运动信息。

在次年的 Apple Watch Series 3 里,苹果加入了对 eSIM 的支持,使其能够在脱离 iPhone 的连接下,仍然能够独立运作,成为真正独立的智能可穿戴设备。

2017 年的秋季发布会有这么一幕让我至今仍印象深刻,威廉斯在台上介绍 Apple Watch Series 3。当说到 eSIM 通话时,威廉斯随即拨打了正在湖中划独木舟的朋友,画面中的朋友使用 Apple Watch 接听。而来电却没有影响这位朋友的运动,她依然能用双手继续划桨。

经过 4 代发展,如今 Apple Watch 已经成功从「iPhone 配件」脱离成为真正的独立可穿戴设备。

比如在健身房没有手机在身,一对 AirPods 和一只 Apple Watch 就能满足到通话、音乐的简单需求;比如在运动时,它能记录你的健康、检测心跳情况;比如在不慎摔倒时,它还能帮你呼救……

当然若是你真的不会用到上述的功能,Apple Watch 的若干种表带也已经成为了这款产品的时尚标签,「你可能不会被它的功能吸引到,但如果看过 Apple Store 里的各种配搭,相信会让你有跃跃欲试的念头。」

▲图片来自:Mobilesyrup

根据 Counterpoint Research 在今年 5 月公布的全球智能穿戴设备 2019Q1 销量数据,Apple Watch 以 35.8% 继续保持「全球最受欢迎智能手表」冠位,远抛第二名 11.1% 市场占比的三星。

换言之,在今年 1 月至 3 月期间,全球每售出 3 只智能手表就有 1 只是 Apple Watch。

尽管威廉斯从来没公布过 Apple Watch 的具体销量,但从这个市场占比和苹果在 3 月公布的 51 亿美元的营收成绩(可穿戴设备 + 配件 + 家居),估计 Apple Watch 在 Q1 的销量已经达到百万量级了。

和苹果晋升传统相反的尝试,能否将公司拉回巅峰

这是第一位以运营出身直接接管核心硬件和软件开发的高管。

和威廉斯当初主导 iPhone 开发一样,在接过艾维的班后,部分评论者仍然对威廉斯的能力表示质疑。

事因苹果从来没有将首席运营官调任至核心产品设计、开发的先例,虽然和威廉斯背景相似的库克也曾经担任过首席运营官,但库克是晋升为首席执行官(CEO),没有主导过硬件和软件的设计事务。

因此,在接力艾维的硬件和软件设计团队后,威廉斯会带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还有待他在未来两年给我们答案。

不过,威廉姆要解决的问题并不只有产品设计,还有产品销量。自去年开始,全球 iPhone 的销量对比往年出现了明显下滑,尽管苹果在去年推出 3 款不同价位的 iPhone,也在今年初对第三方渠道平台进行微幅调价,但仍然未能对总销量起到太大帮助作用。

▲ 图片来自:digitaltrends

华尔街日报引援知情人士消息,目前威廉斯所要做的事是领导一支开发团队,协助将产品概念化,把新创意转变成优雅的设计,并成为软件、硬件、运营部门的合作纽带。

过去苹果一直走在手机行业的前端,每年都会给用户带来惊喜,但近年苹果似乎放缓了在 iPhone 创新的脚步,这对 iPhone 的销量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不过,让熟悉供应链的威廉斯来领导设计团队,或许能够改变苹果目前的局面。分析师卡罗琳娜·米拉内西认为,威廉斯的运营和过去 10 年的开发经验能给产品开发带来不同的角度:

如果所有人都从设计角度出发,那可能就无法开发出最好的产品了。

也许,在威廉斯接班后,他的运营经验和实用主义能给苹果的产品线带来新变化。不过现在定论似乎还有点早,我们还是等新品和销量给我们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