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就是传说中的 10 倍工程师”

suiling· 2019-07-30
本文来自 Tom Hollingsworth ,作者 suiling

原文链接:https://data.newrank.cn/m/s.html?s=PigpOzA/LTE%3D

最近几日,“10 倍工程师”的话题引发了国内外开发者们的激烈讨论,一方面,人们说的 10 倍工程师是一个神话,它完全基于刻板印象,而且不管怎么样,他难道没有更重要的事情吗?比如是否可以编写文档、指导其他工程师,或者只是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另一方面,有人犀利反驳道,当然有 10 倍工程师了,任何不承认这一明显事实的人,肯定都是不想承认自己是低人一等的失败者。本文作者 Tom Hollingsworth 分享了他曾作为“10 倍工程师”的经历及心路历程。

作者 | Tom Hollingsworth

译者 | 弯月,责编 | 沭七

出品 | CSDN(ID:CSDNnews)

以下为译文:

近日,10 倍工程师的讨论在 Twitter 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一切都始于一条如何甄别 10 倍工程师的推文,大量的回应都表示这些工程师并没有什么用,而且所有人都希望摆脱这群人。这些讨论让我想起了以前我在网络上叱诧风云的日子。我回忆起自己当时就是一名 10 倍工程师,但是我的经历并不愉快。

 photo-1497493292307-31c376b6e479.jpg

从实际工作中掌握特殊的技术

我并不是大家眼中“别人家的工程师”。曾经的我是一个瞪着大眼睛,渴望学习新技术的技术人员。我的工作需要与各种各样的系统打交道。事实上,在我迅速成长的公司里,我担任的是 Novell 工程师,在此期间我接触到的技术环境覆盖面非常广。而我所学到的技术也仅仅是能够胜任一个随时能被别人取代的职位而已。

后来,我开始接触互联网。我花了更多时间学习路由器、交换机以及防火墙。于是,我的技术从服务器转变为了设备。这也意味着我在其他人无法胜任的工作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我掌握了特殊的知识,因此对公司来说我更有价值。很快我就发现自己花在 Novell 命令行上的时间越来越少,而花在 Cisco CLI 上的时间越来越多。

于是,我的简历中多了一项额外的技术。我掌握了特殊的技术,这意味着有更多别人无法胜任的工作需要我出面。突然间,我不再是机器中可以被取代的某个齿轮。相反,我成了基础设施的关键部分,需要承担某些现场的工作和部署。我知道我需要其他人来帮助我,否则很快我就会不堪重负。然而,互联网并不是最终将我推向 10 倍工程师的领域。

独霸语音部署工作

为了真正成为一名“不受待见”的 10 倍工程师,我决定转战语音部署。这是因为我掌握的技术已经从以前的“重要但人人都可以掌握”的技术发展成了“过于复杂而无人能理解”的技术。由于我掌握了网络知识,所以在需要我高举语音大旗时,我麻利地接过旗杆,并开始飞速疾驰。

我是公司里唯一一个从事思科语音部署工作的人。我有自己的做事方法,自己的部署流程。我的笔记保存在了 OneNote 文件中,只有我一个人能访问。你可能已经发现问题所在了。但当时的我却当局者迷。我陷入了一场窘境!我拥有的所有工具和天赋将我推入了这场窘境。我能够快速地键入 MAC 地址,却没有保存到 BAT 电子表格中。由于我做了大量的额外研究,所以我可以通过疯狂的黑客技术绕过各种限制。当时的我所向披靡!

然而,我的那份工作一塌糊涂。我不在公司的时候,语音部署必须不断重新调度。度假成了遥远的梦想。我不仅仅是机器中最重要的齿轮——我就是机器。如果我不做出调整的话,这种局面将一直延续下去。而且毫无扩展性可言。即使我的老板意识到我无法扩展,他也明白让其他人掌握我的部署方法和知识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这是典型的 10 倍工程师。世界上所有的天才和狂妄自大的人皆是如此。公司大部分的业务线都依赖于他们的知识和流程。没有任何文档。除了我,谁也搞不定。如果你阅读过 Gene Kim 的著作《凤凰项目》的话,你就会发现我就是书中的布伦特。事实上,当我抽出时间来阅读这本书时,读了不到 100 页我就非常认同作者的看法。

骄傲还是可耻?

这段让我步入 10 倍工程师的工作并没有以失败告终;相反,这段工作经历很成功。六年前,我辞职加入了新公司 Tech Field Day。我不希望继续从事修理路由器或语音邮件系统的工作,我希望参与一项全新的工作。

但是,我坚信如果没有我,谁也搞不定先前的工作。我私底下对一些朋友说,我觉得如果没有我,那家公司就会倒闭。没有我他们该怎么办?我承担起了那么多工作!我是唯一一个能搞定所有这些工作的人!即便辞职前,我有两周的时间交接工作,那也远远不够。

多年过后,我仍对自己当时表现出的傲慢与自大感到震惊不已。我居然以为一家经营了近 20 年的公司会在我离职几个月后倒闭,因为无人能够肩负起我的工作。其实,这家公司活得好好的。但是他们确实做出了改变。他们放弃了我的专业知识,还找到了新的方法让他们的员工才尽其用。他们通过我的笔记找到了让我的系统正常运行的方法,后来他们还换了不需要我帮忙管理和安装的新系统。他们幸存了下来,因为他们意识到我的工作很特殊,无法复制。

我怎么看?我为他们感到高兴。我不希望自己 10 倍工程师的工作成为扼杀他们的罪魁祸首。既然我已加入新公司,就无法为以前的公司工作。而在我离职时,以前的公司就无法指望我来解决问题。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他们能够继续发展下去。就像大多数积极乐观的 10 倍工程师故事一样,我的故事也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总结

在谈到当年的经历时,我不会为自己 10 倍工程师的工作感到骄傲。但我不是故意的。有时是工作地点和工作内容使然。但我完全是当局者迷。现在我意识到,我应该培养更多的人,帮助他们掌握我的工作。我应该记录我的工作,并用可重复的方法来构建任何人都可以实施的流程。我在公司积累的知识应该成为一种资源,而不是依赖。我应该秉持一颗谦虚的心,明白某个员工的离职不会影响公司的发展。今时今日,我意识到自己当时可能很像一名 10 倍工程师,但时过境迁,如今在每个人心中我只不过是一名前工程师罢了。

原文:https://networkingnerd.net/2019/07/18/i-was-a-10x-engineer-and-im-sorry/

本文为 CSDN 翻译,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