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程序员创业者:如何应对舒适区消失,又自我设限的中年危机

米米狗 2019-08-16 07:48:50 918
本文来自 田博辉 ,作者 米米狗

导语:

立志要“一年采访36个行业佼佼者”的舵舟衔马,在跟我们的会员田博辉同学聊天中,得知他的不足40个人的公司,单月流水1000多万,这个太牛逼了,一定要去采访他。采访结果出人意料,也让我们略懂了游戏行业:1000多万的流水,落到自己团队手上只一百来万,一个月人工成本80多万,年房租成本100多万,花一年开发出来的游戏,四五个月就完事了,跟电视剧一个道理,难啊难。最后,我们的话题落脚点在了“不去选择跳楼这条路”。

80后的田博辉同学,无疑是同龄人中的优秀阶层,N套房(含三线城市),老婆全职,曾经多年的大国企的CTO,在游戏行业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还能在2016年,融到一笔钱,招呼40个兄弟另起炉灶。也能在游戏向头部聚集的情况下,让团队活下来,通过他的成长史,我们也能找到自己即将”中年危机“的的影子,看看他是如何走出来的。

以下是田博辉的口述,以及和记者的对话,全文9000字: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国企博瑞做团队调整,在里面呆了四年的我和团队,被调整出来了。这很正常,当你创造的利润不足以支撑团队发展,就会面临变动。出来后,兄弟们不想分开,我也想对兄弟们负责,就成立了这家游戏公司,项目成立时,拿到了韩国300万美金的签约金,国内签约金1000多万,开发了一年时间,产品刚刚上线,一个月流水大概1000多万,行里朋友说,游戏行业现在这么难做,能活着就很不错了。我必须要在三四个月内,跑出未来一年的成本,游戏嘛,跟电视剧一样,生命力短暂。但是未来三年,该做什么,这是一个长考。

我是1982年生,河北廊坊人,从普通大学毕业,进入到知名游戏公司,从普通程序员,做到架构师,到CTO,再到自己创业,独立带领一支队伍,如果说,中间有什么秘诀,那就是学习能力和逻辑思维的缜密性,以及自我严格要求,我可以讲一讲这个过程。


1

80后程序员的疯狂成长史

1、不服输

因为妈妈身体不好,给我特别大的打击,一直很想上天津大学,高考失利后,去了很普通的大学,我就不服输,大学的两年半时间,天天在图书馆看书,计算机专业的书,差不多从A看到Z。当时许三多说:“我看书从A看到Z。”这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快进入这种状态了。当时那种状态没人理解你,普通本科学校的学生,其实学习能力和自控能力是相对有差距的,后来大四就出去上班了。

2、学习能力强

我最早是在目标软件上班,目标软件是中国第一批做游戏的公司,和金山的西山居是一个时代。目标的技术很好,但商业化思维不好,导致公司不挣钱,后来成为游戏行业的军校,现在很多游戏人才,都是从目标出去的。

我刚实习时,一天24小时,我16个小时都在看代码。那时我跟我女友,就现在我老婆住一起,有一天大概凌晨4点多我到家,趴在垃圾桶就吐了,就是大脑累的。当别人不会的时候我都会了,在别人会的时候,我做得更好,别人做好了我做得优,别人优秀了我往上成长,这是我追求的。不断做出成绩,大家都认可你,自然位置就升上去了。

3、多承担一些

当时我们分项目组、引擎组、平台部,我在项目组,有一次出了点问题,我想找问题的源头在哪里,权限不够,平台部的代码看不到,但问题明显就在那边。我就每天找他们聊天套近乎,他们感觉小田有点想法啊,就私下把代码发给我看,就找出了问题所在。我也借这次机会,学到了平台部的代码结构,为我之后独立做架构打下了基础。

如果说,我就管我的一亩三分地,他们出问题是他们的事儿,我也没这样的学习机会。包括后面主动帮助引擎部处理突发问题,同事也会越来越认可你。现在看到很多人喜欢甩锅,口头禅是:“这不是我的问题,是他的问题。”责任明确是对的,但你要多承担一点,慢慢你就能出来。

2011年初,感觉自己的技术到了一定层次,同事叫我出去创业,当时我也结婚买房了,就给老婆了留一笔钱,大概是10万块钱,就跟着出来了。刚开始独立做架构时,自己也是不会,就买很多书,白天看晚上看,那一年正好老婆怀孕,我就把她送回老家,每月产检我再接她回来,平常不需要我去照顾她了,我就看书。每天看到12点、2点很正常,早上7点起床去公司,几个月后弄熟了,就能架构起来了。支撑起了在线人数三万,注册用户人数200多万,7乘24小时没崩溃,无宕机,无重大运营事故的结果,别人就认可你了。

4、思维的缜密性

后来公司打包卖给了A股上市公司博瑞,我在自学期间,还写了很多文档,做流程上的规范,方便新人可以尽快学习,这就展现出了一定的管理能力,领导觉得小田可以往上走走了。我不否认这点,人都喜欢用自己人,当时的老大,我跟了他很多年,他感觉我用得踏实,就把我调到博瑞成都上任CTO了。刚开始,成都公司对我特别不放心,就说你先管平台部,把这个搞顺了,再搞其它部门。整个技术部100多人,慢慢搞,要搞到什么时候?我悄悄写了一个课程表,在公司内部讲了几次课,就成田老师了,得到了技术部、人力资源部的认可。后来开始做事情,做了一个产权技术中心,去拉政府的资源,2016年我们拉了一千万的政府补助,对于公司来讲,就是纯利润,我也就这样一步步往上走。

“少不入川”这句话是对的,我当时住的那条街,下面有一家饭店,每天一排人坐着喝茶水,磕瓜子,我开始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每天都在哪里?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排队等吃饭。我不认同这种人生,不应该在30岁左右,就开始等吃饭,喝茶水,我觉得还是要成长。国企是靠业绩说话的,我就开始转型带项目做业绩。后来整个游戏圈收缩,2016年,公司就把我们停掉了。在国企,劳动时间是不对等的,有一些僵化的体制,停掉就停掉吧,很正常。

但我下面的兄弟就叫:“咱们在一起才最有价值。”当时考虑到对兄弟们负责,就找了上海的一个公司投了一把,现在做了一年多了,中间拼得特别厉害,现在项目品质还可以,整体来说,现在游戏不好做,都是头部聚集,公司需要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游戏行业重资本,像王者荣耀赢在定位,另外就是腾讯流量很厉害。但外部的开发商上腾讯就难了,排队需要等待3个月,6个月,说不定公司都不在了。


2

回首望一望,却中年危机了

1、程序员式的中年危机

到我这个年龄的程序员啊,很多都是踏踏实实写程序,到现在都是满头白发啊,还面临随时可能被干掉。很明显,28岁有5年经验的后辈,肯定比38岁的人更有冲劲,有干劲。前两天我们公司发版,大概连续30个小时在公司,我已经不行了,但年轻人就没啥事,趴10分钟起来接着做。

现在不缺程序员,或者说不缺普通程序员,牛人太多了,在北京随便拉一个就是清北硕博,所以我对自己定位比较低,压低一点,你可能看得更清楚,你为公司服务,首先你要让公司赚到利润,公司才能给你报酬。拿不到利润了,可能会被pass掉,pass掉不是因为你不够优秀,而是行业的原因。早年通讯行业,前两年游戏行业,都是这样。行业不行了人员就会有调整,这个很正常。

2、思维的固化

前两天CTO圈子里讨论这个话题,技术人员都引起了共鸣,怎么去应对变化,如何才能够跳出去,把自己的思维打破?大家都觉得要不停地成长,跳出圈子,不是说你要跳出技术圈子这么简单,是跳出思维的圈子,就是自我设限,给自己设定只能干通讯行业,只能做这个位置,我出去就找不着工作了,那一旦有变故,就只能跳楼了。比如说现在游戏行业不景气,可以跳到互联网娱乐产业,直播,视频都可以。从榜单上看,现在人民对于娱乐需求还有什么?2015年之前,榜单前几个都是游戏。现在各种类型的娱乐服务都有,游戏的比例在下降。如果你就是想干游戏,那可以往好的平台跳,比如去网易、腾讯做游戏行不行?

3、对自己的要求太高,有落差承受不了

话说回来,大公司是项目制,项目需要好的资源,你要去抢,凭什么好资源都被你抢到,人始终有干不动的那一天。我就想在别人优的时候我更好,别人好的时候我有资源,别人有资源的时候,我开始往更大市场上设想了。不是说我一定要做到行内顶尖,只要做到中上就可以了。我的一个同事,觉得自己水平不错,但在公司里,产品能不能成,还要看团队是不是配合,推广团队是否足够强,客服团队是否服务到位,不是他一个人的能力决定的,但他就觉得我要做得非常好。有段时间他就抑郁了,当给自己定位特别高,各种条件又达不到的时候,“无能为力”会让你产生抑郁。我就想,我要压一压自己的定位,踏踏实实的往前走。

4、身边人太优秀,“相互比较”就焦虑

我和一些猎头关系挺好,他们就觉得我走得太稳了,因为我是每三年上一个台阶,他们说你可以压缩一下,有些阶段一两年就够了。但其实三年一个台阶,是符合人的实际能力的,确实要一步一步往上走。我一直定位自己是普通人,不是成功人士,因为成功的人太多了,如果这么比较就不用活了,前几天有个技术人员跳楼,就是被一个漂亮女人骗的那个,然后我同事就来这么一句,他跟我不是一个小区的,他们家住高层,我家在别墅区。

我周围的人太厉害了,2007年,跟我同时起步做游戏的同事,人家的思维特别快,现在是一家新三板的老大了。前段时间我约他喝茶,7点钟就约了,等到晚上11点半才见到。他有段时间就抑郁了,好多事情无能为力啊。你的欲望和能力不相匹配的时候,也没解决方案,自己走不出来,就抑郁了。

当时下面他成立了另一家大数据公司,前段时间大数据人才很难挖,钱也不好弄,他就每天的打电话找钱找人,一个做游戏的,又不认识那些大数据的人。大家坐在那里喝茶,他都不愿意说话了。有一个阶段,肯定是要么撑不过去就死了,撑得过去也不见的活,这句话很实在的,去年我就是那种状态,公司刚刚成立,希望项目快速上线,但人手不足,要做的事儿特别多,每个月要烧那么多的钱,就特别焦虑。

5、成长需要引路人

我真的是屌丝打拼,靠着个人的能力走到现在,之前的老大都是引路人,他带你做技术,要求你学习。学习这种品质,有人是天生的,有人是后天练成的,我始终觉得自己不足,始终也在学,年轻刚入行买书,学习什么时候能做到主管,之后再买本书,学习什么时候能做到中层管理,就这样一层一层往上学,学到最后发现周围的人,无法做沟通了,就很孤单。这时,其实你是缺另外一个圈子,跟出去创业的同事去聊,他们会很懂你,给你出主意,那帮兄弟最起码会给个思路,引路人也不是说会带到多成功,但会让你少走很多弯路。

前一段时间我在考虑这个问题,还是缺引路人,起码能帮你做个分析,他也有可能失误,但比你自己想的要好得多,他们对于资源、趋势的把握要好得多。他不会直接帮你去决策,你必须要自己负责自己走,他不可能说服你什么,他只会说这条路会怎么样,那条路会怎么样,前面有三个坑,你会不会掉里面,掉里面你能不能爬出来,如果掉里面没爬出来,你就会那样一辈子了,你自己选一条吧。你选了合适的,我祝福你。你选的有困难的,我说加油。

6、创业是九死一生

我现在做的游戏,是一个萎缩的行业,我跳进来还是有不够理智的地方,就是太重感情了,太重感情长期来说肯定是财富,短期内可能是拖累,我得对得起下面的一帮兄弟,好难。我离职的时候真的不想做游戏了,任何一个OFFER打包都一百万以上,真的好纠结啊,但他们说只有我们在一起才能把产品做好,我就咬牙做出了决定,不是被团队绑架,有时候被自己的感情感染,我自己没跳出来。

现在项目出来了,这个月将近一千万流水,上个月八百七十多万,分到我们大概20%,刨除税,大概是15%左右吧,每个月大概一百多万,活没问题,但是你想要空间就很难了,整个行业都在往下走。做产品的过程当中,真的是拼啊,当时出版本的时候,我一个兄弟说今天肯定回不去了,就借了一张床睡在公司,大家都在为做事拼搏,特别单纯特别有纯朴,但你始终要面临选择,特别无奈。

我有很多无助的时候,最近产品排名一直下滑,兄弟们又想变现,游戏产品四五个月可能就没了,很正常,我特别理智去接受这个现实,但兄弟们就不理解:“做了一年,就只能活这么久?”业绩压力,包括发行商对你的需求,只能你一个人扛。融资300万卖出让了一半的股份,这样的股权是不健康的,但我也没办法,我可以不拿,但是下面的兄弟不能等,我再犹豫一下,这个机会都没了。各种事情逼你到这份上,兄弟们房贷压力都很大,走低薪水高股权的方式,他们生活的压力扛不住。我要靠着我三四个月的生存期,把我后面一年的钱赚回来啊。


3

把自己定位为普通人,给自己留条后路,就不至于跳楼了

舵舟衔马:问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你到底有几套房?

田博辉:别问我在北京几套房?我有个在百度大脑工作的同事,这么高阶,在北京也就一套房子啊,我入行时,一位前辈跟我说过:程序员,就是一个饿不死,撑不着的行业。我现在觉得真的是这样。五万的月薪,扣税1万多,交完社保公积金,到手三万多,在北京能活,但能活得很自由吗?

到月薪三万收入水平,一般需要三五年,学历高点的可能快些,还得到好公司里去,一般公司,就要做到一定的位置,扛更多的事,等公司有业绩了,才会给到你这么多。到了一定年龄。你会发现手上现金加股票,就一百多万上下波动,如果股票放大一下,手头就有钱了,但又不知道拿钱干什么。放着就等着贬值,想去投资呢,又没那么多,其实很尴尬的阶层,韭菜嘛,放到股票里,国家会嗑你,放到房市里也冻住了。

就这么一天天过,每天都在写技术,收入呢不高不低,把自己放到一个相对舒适的圈子里,一旦发生变动,就可能发生我们中兴同行跳楼的事故,我一直不敢把自己放在相对舒适的环境里。前一段,网上中年危机的文章很火,什么中年不如狗啊,你现在不苦,过两年你就苦。老婆说我的危机意识过了,因为她在睡觉,我在看书,我跟她说明年规划,她说你今年就想今年的事情,别想太多了。但我觉得并不认过,因为周围优秀的人太多了,如果你一直不想走,你的朋友就把你落下了。

危机感让你一直往上成长,现在圈子的同事门,感觉老田还算靠谱,还会愿意跟你说话,之前我约那个11点在他家门口见的兄弟,都约不上你知道吗,因为他太忙了。我觉得我再不往上,就被甩掉了,以后连11点都约不到。

舵舟衔马:你身体、心脏还好吗,我听着觉得压力太大了。

田博辉:身体还可以,我自己家有健身车,我每天早上七点就起来就蹬自行车,后来我同事说每天蹬对膝盖不好,老了就走不了路了,现在隔一天蹬一次,一次蹬5到8公里,你看我中午不睡觉还挺精神的,之前有一段,中午不睡觉下午就崩溃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一定要养好。事业失败了,还可以再来,身体完了就完了。

舵舟衔马:你老婆是全职太太是吧?

田博辉:我老婆在做股票。现在人家赚钱比我多,当然也有亏的时候,就比如说昨天到今天,人家赚到大概七个点。(本金是多少?)这个你就别问了,为了规避风险,她会分在不同的股票里,我很感谢她,为什么呢,她给我留了一条出路。如果另一半做全职,对于外面打拼的男人来说,压力会很大。

就比如说很多程序员,月薪到了五六万,老婆都在家全职了。包括我兄弟的老婆,曾经全职一段时间,最近在找店面做,她说:“不行啊,我要给你姐夫留一条路。”他比我大,42了,他不锻炼,原来我每周跑步,叫他去他不去。现在他什么状态呢,就是一到周日,不睡到早上十点醒不了,老化了嘛,又懒。我说你还是要强迫自己锻炼一下,他觉得做男人好难好累啊,不想锻炼。那些看上去成功的人,其实呢,就是表面的光鲜,我认识一个腾讯高层,有几套别墅的那种,股票很多,在日本香港都买了房,比我大个几岁,但都是满头白发了,很累的。

舵舟衔马:这些成功人士,是因为什么累?

第一,心累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第二,你必须要业绩达标啊,所以也很累的。好多的程序员做到相对优秀程度,就进入到相对舒适的环境里。比如说你有500万块了,在北京差不多了,吃喝都够了,可以出去旅游,孩子可以上比较好的幼儿园,可以上各种补习班。但突然有一天,他不再有这份持续收入时,他就没安全感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跟老婆说,你做金融我不反对,但你可以做一个实业,有相对稳定的收入,万一哪天股票玩砸了,万一呢,对不对。比如说,前段我买那个天津的房子时,他那个股票停盘了,砸进去几十万,弄得我四处跟同事借钱,本来是够了的嘛。我没有北京户口,孩子上学面临早晚要离开的问题,我老婆是学教育的,认为孩子不能老去适应新环境,既然要天津上学,不如现在就去,说得头头是道,我就说好好好都听你的,家里的事情确实老婆帮了很多。男人在前面拼,非常需要大后方稳定。

舵舟衔马:程序员对于孩子教育问题很重视。

田博辉:我觉得我后半生的希望,都在孩子身上了,用我老婆的话说:“你不要把儿子逼得太狠,你不会飞就想下一代会飞。”前一段,我老婆不想在家全职,但又想自己带孩子,因为隔代培养问题还是很多的。举了例子,之前儿子摔倒了自己会起来了,去他姥姥家一段回来,就变娇气了,摔倒了要抱。一个男孩,不要照顾他那么多嘛,有一次我开车去他姥姥家接他,发现他在院子里跑摔倒了,然后他姥姥就,哎呀宝贝啊,很娇惯。我周围有很多教育失败的例子,我有一个从小长到大的好兄弟,他们家条件可以说是非常好,家里就一个儿子,这孩子居然为了寻求刺激,去抢劫。

他觉得没事,反正公安局长是我姑夫。最后县长说搞异地提审,提到巴州那边去了,就进去了。人到中年啊,要考虑的挺多,上有老下有小啊,中间还有事业,老人的问题还好,我妹妹离我父母很近,主要是自己的问题,如果你一直拼事业不顾家庭,真的有妻离子散。你长期加班,老婆又不理解,好多公司还不赚钱,有句话叫“夫妻贫贱百事哀”,就吵架。我有个同事,他就和公司总助吐槽家里的事儿,总助就很理解他,他一下感觉找到知音了,两人去了一趟乌镇,喝了一杯女儿红,就那样了。

创业的时候,需要家庭很大的支持,有稳定的大后方,男人在前面就可以全力的拼。我家儿子上幼儿园,我一共去接了三次。孩子排着小队唱着歌等大人来接,我看到我儿子,说儿子赶紧过来,他看到我就跑。老师一把就拦住,问你是谁?哎呀太丢人了,中间就没管过孩子嘛,真的顾不上啊。但如果家人能理解你、支持你,能跟你一块承担还好,如果不理解,加上一些其他因素,就离妻离子散不远了。周围这种例子很多,所以我给自己定位成普通人,你会没那么高的祈求,做事情不那么偏激,不那么好高骛远,失望也就没那么大。

比如说去年我们的产品,可以签到更好的国外发行渠道,那家公司就相当于中国的腾讯,如果我签了,上线可能拖延3到4个月,就是两三百万的成本,那就只能做取舍。我把自己定位成普通人,往优秀方面去做,不停地去学习,不至于落伍,能够跳出现在的圈子,主要是思维的圈子,不至于走到跳楼的那个路,最起码你有别的路可以选。

舵舟衔马:别的路好艰辛啊,还不如跳楼。

田博辉:死容易,活着不容易啊,我身边一个小女孩,87年的,她做一个CP,为了搞发行,跪舔发行人员,带着人家去KTV,去各种夜场,被逼到这种程度,他跟我说了一句:“博哥,我每到25号,就要开始输液了。”为什么?因为要发工资了,就愁嘛,一愁扁桃体就发炎,输液也输不下去。

舵舟衔马:好恐怖啊,还是跳楼吧。

田博辉:是吧,我也觉得跳楼很容易,一下就下去了。

舵舟衔马:那如果公司真的倒闭了,你可以接受这个现实吗?

田博辉:可以接受,创业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现在能活着就很不容易了,既然我已经拼尽全力,真的倒闭了,这是我能承担的后果。创业之初我找很多人都聊过,产品怎么样,能不能再做,大家觉得能做,最起码还能上线试一试,最起码去年挣了一千多万了,虽然烧钱太快花没了。那天我跟大家说,我带大家向前拼,你们不泄气我绝不会退缩。每天我前5个来,最后一个走,从2017年春节到现在,我们基本上是996,黄金周我们放了2天假,为什么?整个游戏行业竞争到这个程度了,要么生要么死,死是个很容易的事。预想结果我是不恐慌的,这帮兄弟很优秀不愁没后路,唯一担心的是,他们能不能接受这种结局,如果说真的散掉了,你还要承担各种骂名,这也是我之前想好的结果。

为什么我和我老婆沟通比较多,因为我也怕妻离子散,告诉她情况她可能会理解。很多兄弟是不沟通的,他回家自己扛,自己闷着。有段时间我也不告诉老婆,自己躲在厨房喝酒,因为我怕她胆小。后来她说你告诉我,我也不怕啊,大不了卖一套房子,说通了好像也没什么,你能承受这个结果,就不至于跳楼。

考虑好了之后,我就很努力的去做,我不会想早晚要死的,那就不要做了,不是的,每天早上我就给自己打鸡血,每天的事情理清掉了,每周的把事情做好,照这个目标前进。我另外一个哥们,他有一段时间开始自暴自弃了,我劝他说:“走上了这条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最后他还是冲出来了。这是我对他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创业就是条不归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一个创业者,他家儿子快上不起幼儿园了,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啊,我可以拿房子拼,但我老婆我要保护好她,我拼是为了谁,自己是一部分,为了孩子为了家啊,我觉得我现在就是为了孩子。一定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有的人不留后路,破釜沉舟,到最后又接受不了现实,就真的跳楼了。我最起码不会妻离子散吧,我给我老婆留点钱,如果老婆孩子离开我了,我也过不下去了。

舵舟衔马:打算要二胎吗?

田博辉:没打算要,带个孩子好累啊。我们家孩子不爱学习,他觉得会了就不学了。后来我用游戏的方式,给他做了一个成长曲线,你背一个课文,我会给你一个小星星,然后十个小星星给你换个大星星,五个大星星送你一个礼物,现在背得贼溜了。昨晚我回家,就找我要礼物,他想要一个编程的机器人,他有个小哥哥比他大两岁,就做那种编程的机器人,做为代表去香港参加比赛,周围的孩子优秀,他就想往那个方向去想。我觉得压力好大,所以我只能定位成一个普通人,然后让自己努力。这也是一种更踏实的人生。

舵舟衔马:你觉得你现在幸福吗?

田博辉:相对来说是幸福的,没那么苦大仇深,我在做自己的事情,还有一帮愿意支持你的兄弟,家庭也算支持你,还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可以的儿子,父母身体可以,这就是一个普通人的生活,然后你往上走就可以了。往上走可能会有很多变数,这个变数不至于让你跳楼就可以了。

4

程序员的桃花源:做一个没有政治斗争,优先录取一本的公司

舵舟衔马:再问几个项目问题,在团队上,你有什么心得吗?

现在我招聘的时候,就倾向于招名校生,因为我不用带他,只需要理不需要管。理是什么意思呢?我只要告诉你一个方向,他会自己往前奔,你要招一个普通学校的,需要抽,要抽着打着往前走,大家都很累。当然,渣学校也会有好人才,但我不想去碰那个概率,一是相对比较低,第二是时间成本。通过创业,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人生每一步都是成长。

创业有收获吗?收获很大,包括抗压能力,心态的成熟,管理的能力,包括对于人心的把控,以后路的思考。没跳楼已是万幸,一年没收入就废了,你要给员工发奖金,大家会有对比的,大公司发多少钱,小公司发多少钱,光靠梦想往前走,真的很难。所以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普通人,不然就真的要跳楼了。

舵舟衔马:你是不是在人才方面有点偏激了?

田博辉:是有点偏激,我有两点偏激:第一,超过35岁的基层员工,我是不用的,就是为了自己省心,节省管理成本,你知道刚刚打电话问我的是什么事吗?问我烧了的电闸,是哪个电闸。这就是创始人的一个状态,你要知道烧的哪个电闸。第二,尽量用一本院校,我自己毕业于普通院校,二本也会有好人才,那我还是用一线的,为什么呢?会减少我很多试错成本,很多试错成本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太宝贵了。月薪一万块钱,加上社保、公积金,工位费,能达到一万五,一万五去试错太贵了。

有很多很优秀的非一线的人才,但你要去挑,特别费劲。后期的培养成本也高。举个例子,我看到一个小孩特别踏实,刚毕业,然后我就发一些资料给他,让他学习,可以支持他的本职工作,未来可以往上发展。我当时特别看好他。一个月后发现不对,问他一些知识点,回答很模糊。有一天我们吃饭聊天,我问他每天回家干吗,他说回去后跟对门小伙子喝喝酒。我一听,他的自学和自控能力是有问题的,我本想培养他成为核心的,但他不合适,那只能逐渐边缘化他,这就是我的试错成本。

后来我找了一个一本的,我感觉他的自学、自控能力就会强很多。我发现河北的、山东的、山西的学生,可以用非一本的。因为他们高考一本录取率非常低,所以基本素质高,很多山东小伙非常踏实,这都是总结出来的经验。

舵舟衔马:做为一个创始人,你在组织上有什么困惑吗?

田博辉:创业公司是需要企业文化去凝聚的,但感觉所有的企业文化,都凝聚到我身上了。比如说有一天我累了,稍微一松懈,他们就都不在状态了,非要我逼急了,激情澎湃地鼓励大家。前一段我找一个专家跟他聊,他说这是一个渗透性的过程,慢慢把团队的思想凝聚过来。我想这个可能都没机会做了,产品在榜上上来下去,大概30多名左右,现在掉到80多名,目前还能在前一百名苟且偷生,但是再过三个月呢?对吧。能做组织建设的人很难找,有些辅导机构话语权特别硬,但我们小公司,又不像阿里,薪资又高,公司品牌好,你出去以后找不到更好的,但创业公司,你对我不满意,我立刻出去换一个工作,尤其是技术人员,研发人员。

但相对来说,我们公司还是比较单纯,没什么斗争。我为什么讨厌办公室政治呢?因为我以前有心理阴影了,说话也需要非常谨慎,不能说错话。这个办公室政治真是不能要啊,现在我们就特单纯,有什么话就说,有错就改,不可能哪家公司没问题的。

导语:

立志要“一年采访36个行业佼佼者”的舵舟衔马,在跟我们的会员田博辉同学聊天中,得知他的不足40个人的公司,单月流水1000多万,这个太牛逼了,一定要去采访他。采访结果出人意料,也让我们略懂了游戏行业:1000多万的流水,落到自己团队手上只一百来万,一个月人工成本80多万,年房租成本100多万,花一年开发出来的游戏,四五个月就完事了,跟电视剧一个道理,难啊难。最后,我们的话题落脚点在了“不去选择跳楼这条路”。

80后的田博辉同学,无疑是同龄人中的优秀阶层,N套房(含三线城市),老婆全职,曾经多年的大国企的CTO,在游戏行业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还能在2016年,融到一笔钱,招呼40个兄弟另起炉灶。也能在游戏向头部聚集的情况下,让团队活下来,通过他的成长史,我们也能找到自己即将”中年危机“的的影子,看看他是如何走出来的。

以下是田博辉的口述,以及和记者的对话,全文9000字: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国企博瑞做团队调整,在里面呆了四年的我和团队,被调整出来了。这很正常,当你创造的利润不足以支撑团队发展,就会面临变动。出来后,兄弟们不想分开,我也想对兄弟们负责,就成立了这家游戏公司,项目成立时,拿到了韩国300万美金的签约金,国内签约金1000多万,开发了一年时间,产品刚刚上线,一个月流水大概1000多万,行里朋友说,游戏行业现在这么难做,能活着就很不错了。我必须要在三四个月内,跑出未来一年的成本,游戏嘛,跟电视剧一样,生命力短暂。但是未来三年,该做什么,这是一个长考。

我是1982年生,河北廊坊人,从普通大学毕业,进入到知名游戏公司,从普通程序员,做到架构师,到CTO,再到自己创业,独立带领一支队伍,如果说,中间有什么秘诀,那就是学习能力和逻辑思维的缜密性,以及自我严格要求,我可以讲一讲这个过程。


1

80后程序员的疯狂成长史

1、不服输

因为妈妈身体不好,给我特别大的打击,一直很想上天津大学,高考失利后,去了很普通的大学,我就不服输,大学的两年半时间,天天在图书馆看书,计算机专业的书,差不多从A看到Z。当时许三多说:“我看书从A看到Z。”这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快进入这种状态了。当时那种状态没人理解你,普通本科学校的学生,其实学习能力和自控能力是相对有差距的,后来大四就出去上班了。

2、学习能力强

我最早是在目标软件上班,目标软件是中国第一批做游戏的公司,和金山的西山居是一个时代。目标的技术很好,但商业化思维不好,导致公司不挣钱,后来成为游戏行业的军校,现在很多游戏人才,都是从目标出去的。

我刚实习时,一天24小时,我16个小时都在看代码。那时我跟我女友,就现在我老婆住一起,有一天大概凌晨4点多我到家,趴在垃圾桶就吐了,就是大脑累的。当别人不会的时候我都会了,在别人会的时候,我做得更好,别人做好了我做得优,别人优秀了我往上成长,这是我追求的。不断做出成绩,大家都认可你,自然位置就升上去了。

3、多承担一些

当时我们分项目组、引擎组、平台部,我在项目组,有一次出了点问题,我想找问题的源头在哪里,权限不够,平台部的代码看不到,但问题明显就在那边。我就每天找他们聊天套近乎,他们感觉小田有点想法啊,就私下把代码发给我看,就找出了问题所在。我也借这次机会,学到了平台部的代码结构,为我之后独立做架构打下了基础。

如果说,我就管我的一亩三分地,他们出问题是他们的事儿,我也没这样的学习机会。包括后面主动帮助引擎部处理突发问题,同事也会越来越认可你。现在看到很多人喜欢甩锅,口头禅是:“这不是我的问题,是他的问题。”责任明确是对的,但你要多承担一点,慢慢你就能出来。

2011年初,感觉自己的技术到了一定层次,同事叫我出去创业,当时我也结婚买房了,就给老婆了留一笔钱,大概是10万块钱,就跟着出来了。刚开始独立做架构时,自己也是不会,就买很多书,白天看晚上看,那一年正好老婆怀孕,我就把她送回老家,每月产检我再接她回来,平常不需要我去照顾她了,我就看书。每天看到12点、2点很正常,早上7点起床去公司,几个月后弄熟了,就能架构起来了。支撑起了在线人数三万,注册用户人数200多万,7乘24小时没崩溃,无宕机,无重大运营事故的结果,别人就认可你了。

4、思维的缜密性

后来公司打包卖给了A股上市公司博瑞,我在自学期间,还写了很多文档,做流程上的规范,方便新人可以尽快学习,这就展现出了一定的管理能力,领导觉得小田可以往上走走了。我不否认这点,人都喜欢用自己人,当时的老大,我跟了他很多年,他感觉我用得踏实,就把我调到博瑞成都上任CTO了。刚开始,成都公司对我特别不放心,就说你先管平台部,把这个搞顺了,再搞其它部门。整个技术部100多人,慢慢搞,要搞到什么时候?我悄悄写了一个课程表,在公司内部讲了几次课,就成田老师了,得到了技术部、人力资源部的认可。后来开始做事情,做了一个产权技术中心,去拉政府的资源,2016年我们拉了一千万的政府补助,对于公司来讲,就是纯利润,我也就这样一步步往上走。

“少不入川”这句话是对的,我当时住的那条街,下面有一家饭店,每天一排人坐着喝茶水,磕瓜子,我开始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每天都在哪里?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排队等吃饭。我不认同这种人生,不应该在30岁左右,就开始等吃饭,喝茶水,我觉得还是要成长。国企是靠业绩说话的,我就开始转型带项目做业绩。后来整个游戏圈收缩,2016年,公司就把我们停掉了。在国企,劳动时间是不对等的,有一些僵化的体制,停掉就停掉吧,很正常。

但我下面的兄弟就叫:“咱们在一起才最有价值。”当时考虑到对兄弟们负责,就找了上海的一个公司投了一把,现在做了一年多了,中间拼得特别厉害,现在项目品质还可以,整体来说,现在游戏不好做,都是头部聚集,公司需要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游戏行业重资本,像王者荣耀赢在定位,另外就是腾讯流量很厉害。但外部的开发商上腾讯就难了,排队需要等待3个月,6个月,说不定公司都不在了。


2

回首望一望,却中年危机了

1、程序员式的中年危机

到我这个年龄的程序员啊,很多都是踏踏实实写程序,到现在都是满头白发啊,还面临随时可能被干掉。很明显,28岁有5年经验的后辈,肯定比38岁的人更有冲劲,有干劲。前两天我们公司发版,大概连续30个小时在公司,我已经不行了,但年轻人就没啥事,趴10分钟起来接着做。

现在不缺程序员,或者说不缺普通程序员,牛人太多了,在北京随便拉一个就是清北硕博,所以我对自己定位比较低,压低一点,你可能看得更清楚,你为公司服务,首先你要让公司赚到利润,公司才能给你报酬。拿不到利润了,可能会被pass掉,pass掉不是因为你不够优秀,而是行业的原因。早年通讯行业,前两年游戏行业,都是这样。行业不行了人员就会有调整,这个很正常。

2、思维的固化

前两天CTO圈子里讨论这个话题,技术人员都引起了共鸣,怎么去应对变化,如何才能够跳出去,把自己的思维打破?大家都觉得要不停地成长,跳出圈子,不是说你要跳出技术圈子这么简单,是跳出思维的圈子,就是自我设限,给自己设定只能干通讯行业,只能做这个位置,我出去就找不着工作了,那一旦有变故,就只能跳楼了。比如说现在游戏行业不景气,可以跳到互联网娱乐产业,直播,视频都可以。从榜单上看,现在人民对于娱乐需求还有什么?2015年之前,榜单前几个都是游戏。现在各种类型的娱乐服务都有,游戏的比例在下降。如果你就是想干游戏,那可以往好的平台跳,比如去网易、腾讯做游戏行不行?

3、对自己的要求太高,有落差承受不了

话说回来,大公司是项目制,项目需要好的资源,你要去抢,凭什么好资源都被你抢到,人始终有干不动的那一天。我就想在别人优的时候我更好,别人好的时候我有资源,别人有资源的时候,我开始往更大市场上设想了。不是说我一定要做到行内顶尖,只要做到中上就可以了。我的一个同事,觉得自己水平不错,但在公司里,产品能不能成,还要看团队是不是配合,推广团队是否足够强,客服团队是否服务到位,不是他一个人的能力决定的,但他就觉得我要做得非常好。有段时间他就抑郁了,当给自己定位特别高,各种条件又达不到的时候,“无能为力”会让你产生抑郁。我就想,我要压一压自己的定位,踏踏实实的往前走。

4、身边人太优秀,“相互比较”就焦虑

我和一些猎头关系挺好,他们就觉得我走得太稳了,因为我是每三年上一个台阶,他们说你可以压缩一下,有些阶段一两年就够了。但其实三年一个台阶,是符合人的实际能力的,确实要一步一步往上走。我一直定位自己是普通人,不是成功人士,因为成功的人太多了,如果这么比较就不用活了,前几天有个技术人员跳楼,就是被一个漂亮女人骗的那个,然后我同事就来这么一句,他跟我不是一个小区的,他们家住高层,我家在别墅区。

我周围的人太厉害了,2007年,跟我同时起步做游戏的同事,人家的思维特别快,现在是一家新三板的老大了。前段时间我约他喝茶,7点钟就约了,等到晚上11点半才见到。他有段时间就抑郁了,好多事情无能为力啊。你的欲望和能力不相匹配的时候,也没解决方案,自己走不出来,就抑郁了。

当时下面他成立了另一家大数据公司,前段时间大数据人才很难挖,钱也不好弄,他就每天的打电话找钱找人,一个做游戏的,又不认识那些大数据的人。大家坐在那里喝茶,他都不愿意说话了。有一个阶段,肯定是要么撑不过去就死了,撑得过去也不见的活,这句话很实在的,去年我就是那种状态,公司刚刚成立,希望项目快速上线,但人手不足,要做的事儿特别多,每个月要烧那么多的钱,就特别焦虑。

5、成长需要引路人

我真的是屌丝打拼,靠着个人的能力走到现在,之前的老大都是引路人,他带你做技术,要求你学习。学习这种品质,有人是天生的,有人是后天练成的,我始终觉得自己不足,始终也在学,年轻刚入行买书,学习什么时候能做到主管,之后再买本书,学习什么时候能做到中层管理,就这样一层一层往上学,学到最后发现周围的人,无法做沟通了,就很孤单。这时,其实你是缺另外一个圈子,跟出去创业的同事去聊,他们会很懂你,给你出主意,那帮兄弟最起码会给个思路,引路人也不是说会带到多成功,但会让你少走很多弯路。

前一段时间我在考虑这个问题,还是缺引路人,起码能帮你做个分析,他也有可能失误,但比你自己想的要好得多,他们对于资源、趋势的把握要好得多。他不会直接帮你去决策,你必须要自己负责自己走,他不可能说服你什么,他只会说这条路会怎么样,那条路会怎么样,前面有三个坑,你会不会掉里面,掉里面你能不能爬出来,如果掉里面没爬出来,你就会那样一辈子了,你自己选一条吧。你选了合适的,我祝福你。你选的有困难的,我说加油。

6、创业是九死一生

我现在做的游戏,是一个萎缩的行业,我跳进来还是有不够理智的地方,就是太重感情了,太重感情长期来说肯定是财富,短期内可能是拖累,我得对得起下面的一帮兄弟,好难。我离职的时候真的不想做游戏了,任何一个OFFER打包都一百万以上,真的好纠结啊,但他们说只有我们在一起才能把产品做好,我就咬牙做出了决定,不是被团队绑架,有时候被自己的感情感染,我自己没跳出来。

现在项目出来了,这个月将近一千万流水,上个月八百七十多万,分到我们大概20%,刨除税,大概是15%左右吧,每个月大概一百多万,活没问题,但是你想要空间就很难了,整个行业都在往下走。做产品的过程当中,真的是拼啊,当时出版本的时候,我一个兄弟说今天肯定回不去了,就借了一张床睡在公司,大家都在为做事拼搏,特别单纯特别有纯朴,但你始终要面临选择,特别无奈。

我有很多无助的时候,最近产品排名一直下滑,兄弟们又想变现,游戏产品四五个月可能就没了,很正常,我特别理智去接受这个现实,但兄弟们就不理解:“做了一年,就只能活这么久?”业绩压力,包括发行商对你的需求,只能你一个人扛。融资300万卖出让了一半的股份,这样的股权是不健康的,但我也没办法,我可以不拿,但是下面的兄弟不能等,我再犹豫一下,这个机会都没了。各种事情逼你到这份上,兄弟们房贷压力都很大,走低薪水高股权的方式,他们生活的压力扛不住。我要靠着我三四个月的生存期,把我后面一年的钱赚回来啊。


3

把自己定位为普通人,给自己留条后路,就不至于跳楼了

舵舟衔马:问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你到底有几套房?

田博辉:别问我在北京几套房?我有个在百度大脑工作的同事,这么高阶,在北京也就一套房子啊,我入行时,一位前辈跟我说过:程序员,就是一个饿不死,撑不着的行业。我现在觉得真的是这样。五万的月薪,扣税1万多,交完社保公积金,到手三万多,在北京能活,但能活得很自由吗?

到月薪三万收入水平,一般需要三五年,学历高点的可能快些,还得到好公司里去,一般公司,就要做到一定的位置,扛更多的事,等公司有业绩了,才会给到你这么多。到了一定年龄。你会发现手上现金加股票,就一百多万上下波动,如果股票放大一下,手头就有钱了,但又不知道拿钱干什么。放着就等着贬值,想去投资呢,又没那么多,其实很尴尬的阶层,韭菜嘛,放到股票里,国家会嗑你,放到房市里也冻住了。

就这么一天天过,每天都在写技术,收入呢不高不低,把自己放到一个相对舒适的圈子里,一旦发生变动,就可能发生我们中兴同行跳楼的事故,我一直不敢把自己放在相对舒适的环境里。前一段,网上中年危机的文章很火,什么中年不如狗啊,你现在不苦,过两年你就苦。老婆说我的危机意识过了,因为她在睡觉,我在看书,我跟她说明年规划,她说你今年就想今年的事情,别想太多了。但我觉得并不认过,因为周围优秀的人太多了,如果你一直不想走,你的朋友就把你落下了。

危机感让你一直往上成长,现在圈子的同事门,感觉老田还算靠谱,还会愿意跟你说话,之前我约那个11点在他家门口见的兄弟,都约不上你知道吗,因为他太忙了。我觉得我再不往上,就被甩掉了,以后连11点都约不到。

舵舟衔马:你身体、心脏还好吗,我听着觉得压力太大了。

田博辉:身体还可以,我自己家有健身车,我每天早上七点就起来就蹬自行车,后来我同事说每天蹬对膝盖不好,老了就走不了路了,现在隔一天蹬一次,一次蹬5到8公里,你看我中午不睡觉还挺精神的,之前有一段,中午不睡觉下午就崩溃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一定要养好。事业失败了,还可以再来,身体完了就完了。

舵舟衔马:你老婆是全职太太是吧?

田博辉:我老婆在做股票。现在人家赚钱比我多,当然也有亏的时候,就比如说昨天到今天,人家赚到大概七个点。(本金是多少?)这个你就别问了,为了规避风险,她会分在不同的股票里,我很感谢她,为什么呢,她给我留了一条出路。如果另一半做全职,对于外面打拼的男人来说,压力会很大。

就比如说很多程序员,月薪到了五六万,老婆都在家全职了。包括我兄弟的老婆,曾经全职一段时间,最近在找店面做,她说:“不行啊,我要给你姐夫留一条路。”他比我大,42了,他不锻炼,原来我每周跑步,叫他去他不去。现在他什么状态呢,就是一到周日,不睡到早上十点醒不了,老化了嘛,又懒。我说你还是要强迫自己锻炼一下,他觉得做男人好难好累啊,不想锻炼。那些看上去成功的人,其实呢,就是表面的光鲜,我认识一个腾讯高层,有几套别墅的那种,股票很多,在日本香港都买了房,比我大个几岁,但都是满头白发了,很累的。

舵舟衔马:这些成功人士,是因为什么累?

第一,心累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第二,你必须要业绩达标啊,所以也很累的。好多的程序员做到相对优秀程度,就进入到相对舒适的环境里。比如说你有500万块了,在北京差不多了,吃喝都够了,可以出去旅游,孩子可以上比较好的幼儿园,可以上各种补习班。但突然有一天,他不再有这份持续收入时,他就没安全感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跟老婆说,你做金融我不反对,但你可以做一个实业,有相对稳定的收入,万一哪天股票玩砸了,万一呢,对不对。比如说,前段我买那个天津的房子时,他那个股票停盘了,砸进去几十万,弄得我四处跟同事借钱,本来是够了的嘛。我没有北京户口,孩子上学面临早晚要离开的问题,我老婆是学教育的,认为孩子不能老去适应新环境,既然要天津上学,不如现在就去,说得头头是道,我就说好好好都听你的,家里的事情确实老婆帮了很多。男人在前面拼,非常需要大后方稳定。

舵舟衔马:程序员对于孩子教育问题很重视。

田博辉:我觉得我后半生的希望,都在孩子身上了,用我老婆的话说:“你不要把儿子逼得太狠,你不会飞就想下一代会飞。”前一段,我老婆不想在家全职,但又想自己带孩子,因为隔代培养问题还是很多的。举了例子,之前儿子摔倒了自己会起来了,去他姥姥家一段回来,就变娇气了,摔倒了要抱。一个男孩,不要照顾他那么多嘛,有一次我开车去他姥姥家接他,发现他在院子里跑摔倒了,然后他姥姥就,哎呀宝贝啊,很娇惯。我周围有很多教育失败的例子,我有一个从小长到大的好兄弟,他们家条件可以说是非常好,家里就一个儿子,这孩子居然为了寻求刺激,去抢劫。

他觉得没事,反正公安局长是我姑夫。最后县长说搞异地提审,提到巴州那边去了,就进去了。人到中年啊,要考虑的挺多,上有老下有小啊,中间还有事业,老人的问题还好,我妹妹离我父母很近,主要是自己的问题,如果你一直拼事业不顾家庭,真的有妻离子散。你长期加班,老婆又不理解,好多公司还不赚钱,有句话叫“夫妻贫贱百事哀”,就吵架。我有个同事,他就和公司总助吐槽家里的事儿,总助就很理解他,他一下感觉找到知音了,两人去了一趟乌镇,喝了一杯女儿红,就那样了。

创业的时候,需要家庭很大的支持,有稳定的大后方,男人在前面就可以全力的拼。我家儿子上幼儿园,我一共去接了三次。孩子排着小队唱着歌等大人来接,我看到我儿子,说儿子赶紧过来,他看到我就跑。老师一把就拦住,问你是谁?哎呀太丢人了,中间就没管过孩子嘛,真的顾不上啊。但如果家人能理解你、支持你,能跟你一块承担还好,如果不理解,加上一些其他因素,就离妻离子散不远了。周围这种例子很多,所以我给自己定位成普通人,你会没那么高的祈求,做事情不那么偏激,不那么好高骛远,失望也就没那么大。

比如说去年我们的产品,可以签到更好的国外发行渠道,那家公司就相当于中国的腾讯,如果我签了,上线可能拖延3到4个月,就是两三百万的成本,那就只能做取舍。我把自己定位成普通人,往优秀方面去做,不停地去学习,不至于落伍,能够跳出现在的圈子,主要是思维的圈子,不至于走到跳楼的那个路,最起码你有别的路可以选。

舵舟衔马:别的路好艰辛啊,还不如跳楼。

田博辉:死容易,活着不容易啊,我身边一个小女孩,87年的,她做一个CP,为了搞发行,跪舔发行人员,带着人家去KTV,去各种夜场,被逼到这种程度,他跟我说了一句:“博哥,我每到25号,就要开始输液了。”为什么?因为要发工资了,就愁嘛,一愁扁桃体就发炎,输液也输不下去。

舵舟衔马:好恐怖啊,还是跳楼吧。

田博辉:是吧,我也觉得跳楼很容易,一下就下去了。

舵舟衔马:那如果公司真的倒闭了,你可以接受这个现实吗?

田博辉:可以接受,创业本来就是九死一生,现在能活着就很不容易了,既然我已经拼尽全力,真的倒闭了,这是我能承担的后果。创业之初我找很多人都聊过,产品怎么样,能不能再做,大家觉得能做,最起码还能上线试一试,最起码去年挣了一千多万了,虽然烧钱太快花没了。那天我跟大家说,我带大家向前拼,你们不泄气我绝不会退缩。每天我前5个来,最后一个走,从2017年春节到现在,我们基本上是996,黄金周我们放了2天假,为什么?整个游戏行业竞争到这个程度了,要么生要么死,死是个很容易的事。预想结果我是不恐慌的,这帮兄弟很优秀不愁没后路,唯一担心的是,他们能不能接受这种结局,如果说真的散掉了,你还要承担各种骂名,这也是我之前想好的结果。

为什么我和我老婆沟通比较多,因为我也怕妻离子散,告诉她情况她可能会理解。很多兄弟是不沟通的,他回家自己扛,自己闷着。有段时间我也不告诉老婆,自己躲在厨房喝酒,因为我怕她胆小。后来她说你告诉我,我也不怕啊,大不了卖一套房子,说通了好像也没什么,你能承受这个结果,就不至于跳楼。

考虑好了之后,我就很努力的去做,我不会想早晚要死的,那就不要做了,不是的,每天早上我就给自己打鸡血,每天的事情理清掉了,每周的把事情做好,照这个目标前进。我另外一个哥们,他有一段时间开始自暴自弃了,我劝他说:“走上了这条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最后他还是冲出来了。这是我对他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创业就是条不归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一个创业者,他家儿子快上不起幼儿园了,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啊,我可以拿房子拼,但我老婆我要保护好她,我拼是为了谁,自己是一部分,为了孩子为了家啊,我觉得我现在就是为了孩子。一定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有的人不留后路,破釜沉舟,到最后又接受不了现实,就真的跳楼了。我最起码不会妻离子散吧,我给我老婆留点钱,如果老婆孩子离开我了,我也过不下去了。

舵舟衔马:打算要二胎吗?

田博辉:没打算要,带个孩子好累啊。我们家孩子不爱学习,他觉得会了就不学了。后来我用游戏的方式,给他做了一个成长曲线,你背一个课文,我会给你一个小星星,然后十个小星星给你换个大星星,五个大星星送你一个礼物,现在背得贼溜了。昨晚我回家,就找我要礼物,他想要一个编程的机器人,他有个小哥哥比他大两岁,就做那种编程的机器人,做为代表去香港参加比赛,周围的孩子优秀,他就想往那个方向去想。我觉得压力好大,所以我只能定位成一个普通人,然后让自己努力。这也是一种更踏实的人生。

舵舟衔马:你觉得你现在幸福吗?

田博辉:相对来说是幸福的,没那么苦大仇深,我在做自己的事情,还有一帮愿意支持你的兄弟,家庭也算支持你,还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可以的儿子,父母身体可以,这就是一个普通人的生活,然后你往上走就可以了。往上走可能会有很多变数,这个变数不至于让你跳楼就可以了。

4

程序员的桃花源:做一个没有政治斗争,优先录取一本的公司

舵舟衔马:再问几个项目问题,在团队上,你有什么心得吗?

现在我招聘的时候,就倾向于招名校生,因为我不用带他,只需要理不需要管。理是什么意思呢?我只要告诉你一个方向,他会自己往前奔,你要招一个普通学校的,需要抽,要抽着打着往前走,大家都很累。当然,渣学校也会有好人才,但我不想去碰那个概率,一是相对比较低,第二是时间成本。通过创业,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人生每一步都是成长。

创业有收获吗?收获很大,包括抗压能力,心态的成熟,管理的能力,包括对于人心的把控,以后路的思考。没跳楼已是万幸,一年没收入就废了,你要给员工发奖金,大家会有对比的,大公司发多少钱,小公司发多少钱,光靠梦想往前走,真的很难。所以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普通人,不然就真的要跳楼了。

舵舟衔马:你是不是在人才方面有点偏激了?

田博辉:是有点偏激,我有两点偏激:第一,超过35岁的基层员工,我是不用的,就是为了自己省心,节省管理成本,你知道刚刚打电话问我的是什么事吗?问我烧了的电闸,是哪个电闸。这就是创始人的一个状态,你要知道烧的哪个电闸。第二,尽量用一本院校,我自己毕业于普通院校,二本也会有好人才,那我还是用一线的,为什么呢?会减少我很多试错成本,很多试错成本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太宝贵了。月薪一万块钱,加上社保、公积金,工位费,能达到一万五,一万五去试错太贵了。

有很多很优秀的非一线的人才,但你要去挑,特别费劲。后期的培养成本也高。举个例子,我看到一个小孩特别踏实,刚毕业,然后我就发一些资料给他,让他学习,可以支持他的本职工作,未来可以往上发展。我当时特别看好他。一个月后发现不对,问他一些知识点,回答很模糊。有一天我们吃饭聊天,我问他每天回家干吗,他说回去后跟对门小伙子喝喝酒。我一听,他的自学和自控能力是有问题的,我本想培养他成为核心的,但他不合适,那只能逐渐边缘化他,这就是我的试错成本。

后来我找了一个一本的,我感觉他的自学、自控能力就会强很多。我发现河北的、山东的、山西的学生,可以用非一本的。因为他们高考一本录取率非常低,所以基本素质高,很多山东小伙非常踏实,这都是总结出来的经验。

舵舟衔马:做为一个创始人,你在组织上有什么困惑吗?

田博辉:创业公司是需要企业文化去凝聚的,但感觉所有的企业文化,都凝聚到我身上了。比如说有一天我累了,稍微一松懈,他们就都不在状态了,非要我逼急了,激情澎湃地鼓励大家。前一段我找一个专家跟他聊,他说这是一个渗透性的过程,慢慢把团队的思想凝聚过来。我想这个可能都没机会做了,产品在榜上上来下去,大概30多名左右,现在掉到80多名,目前还能在前一百名苟且偷生,但是再过三个月呢?对吧。能做组织建设的人很难找,有些辅导机构话语权特别硬,但我们小公司,又不像阿里,薪资又高,公司品牌好,你出去以后找不到更好的,但创业公司,你对我不满意,我立刻出去换一个工作,尤其是技术人员,研发人员。

但相对来说,我们公司还是比较单纯,没什么斗争。我为什么讨厌办公室政治呢?因为我以前有心理阴影了,说话也需要非常谨慎,不能说错话。这个办公室政治真是不能要啊,现在我们就特单纯,有什么话就说,有错就改,不可能哪家公司没问题的。

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舵舟,作者田博辉。

出生日期:1982年

出生地:河北廊坊

身份:程序员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