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压力下,苹果激进文化策略该变了

审校/皎晗· 2020-07-07
本文来自 腾讯科技 ,作者 审校/皎晗

7月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遭到监管机构和竞争对手更多反对的情况下,苹果理应改变其咄咄逼人的偏执狂企业文化,通过修改应用商店规则,与各方和平共处。

软件开发人员常常会谈到技术债,指的是程序员们为了加快开发的速度,采取了短期内比较有效的手段而不是最佳方案,这会给未来开发造成负担。如果后期不加以偿还或者说修正,那么技术债就像货币债务一样会产生“利息”,使以后实施变革的成本更加高昂。

文化债在许多行业可能也是类似的现象,科技行业尤为如此。让叫车服务公司Uber这种初创公司能够获得成功的企业文化是快速行动、冒险、不惜一切代价,但完全不适用于一家全球上市公司,必须加以改变。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在苹果准备与监管机构展开斗争之际,它是否将不得不偿还其文化债务。人们需要对让苹果成为历史上最成功、最赚钱企业之一的偏执狂文化进行重新思考吗?

上个月,欧盟对苹果发起了两起反垄断诉讼。第一个问题与苹果应用商店的运营有关,此前音乐流媒体服务Spotify和电子书业务Kobo都对此提出了投诉。这两家公司都指责苹果在推广自家音乐和图书服务的同时,要求从通过应用商店注册的所有客户订阅费用中抽成30%。

欧盟负责竞争政策的副主席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尔(Margrethe Vestager)表示,苹果似乎扮演了一个带有歧视性的“看门人”角色,控制着应用的分发,同时保留从这些应用获得的大部分数据。“苹果正在与其他应用程序开发商竞争,我们需要确保苹果规则不会扭曲市场竞争。”她说。

第二起调查的焦点是苹果是否有意排斥其竞争对手在iPhone上使用使用“轻触即付”(tap and go)功能,从而造成不公。

这两起案件都可能要由实力强大的律师团队进行多年的辩论。果不其然,苹果对欧盟调查的反应非常愤怒。苹果公司辩称,是它发明并创建了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目前应用商店拥有15亿活跃设备用户。如果开发者不喜欢其中的规则,完全可以不必参与进来。数以百万计的开发者从应用程序商店中赚了很多钱,他们对应用商店的运作方式均感到满意,并对平台所提供的安全性感到放心。此外,苹果对85%的免费应用程序并不收费。

这也反映了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毫不妥协的态度。他承认,2011年推出30%的抽成标准可能会给一些开发商“带来杀伤力”。苹果谴责最新的投诉者是“搭便车”,并表明其抗争的决心。

随着监管压力的加大,静观苹果是否会保持其咄咄逼人的姿态将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欧盟的审查似乎鼓励了其他开发商。运营Hey高级电子邮件服务的Base camp甚至指责苹果公司是像意大利黑手党一样收取保护费。

此类投诉也引起美国立法者的更多注意,他们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召集各大科技公司的老板参加众议院听证会。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民主党议员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将苹果迫使开发商支付30%费用的行为形容为“拦路抢劫”。他威胁要立法遏制苹果的垄断。“这违反了我们的法律。这对新开发商、新初创企业来说不公平,也伤害了消费者,”他说。

苹果要做出选择。其完全可以轻松挺过监管审查,同时每月继续从应用商店获得约10亿美元的营收。欧盟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做出裁决,而美国国会可能永远不会通过立法。对于很多大型科技公司来说,罚款已经变成了经营成本。

然而,苹果或许可以通过修改应用商店运营方式来削弱关键应用开发者的优势,从而使各方都受益。上世纪90年代微软的经历很有启发性。在比尔•盖茨(Bill Gates)执掌公司期间,微软对原告和监管机构不屑一顾,最终陷入了16年的漫长法律纠纷,最终重启了自己的企业文化。在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领导下,该公司重新跃升至能与苹果比肩的市值最高美国公司之一。

可以肯定的是,乔布斯会采取盖茨好斗的方式。但这对今天的苹果来说并不完全正确。修改应用商店规则可能更有意义,而且最终可能让苹果赚到更多的钱,因为它可以偿还文化债务,并与早已心怀不满的开发者们协商更灵活的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