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接受美《人物》杂志专访实录:出柜五年,从来没有后悔过

天空社· 2019-10-25
本文来自 腾讯科技 ,作者 天空社

划保护而不会被驱逐出境的年轻移民。居住在36个州的大约443名苹果员工是梦想者群体,而两年前只有250名。苹果在文件中表示:“我们不是出于善意或慈善才雇佣他们的。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梦想者群体身上有苹果的创新战略。”

以下是库克接受采访的实录:

问:作为一个如此低调的人,你为什么决定发表一篇关于你性取向的个人专栏文章?

库克:驱使我这样做的是,我收到了那些因为性取向而痛苦的孩子的来信。他们很沮丧。有人说他们有自杀的想法。有些人被自己的父母和家人赶出了家门。

就个人我所能做的而言,这些信给我带来了压力。显然,我不能和每个和我联系的人单独交谈,但是你知道如果有人伸出手(希望获得帮助),还有很多人没有伸出手,他们只是想知道自己是否有未来,想知道生活是否会变得更好,从那以后我真的决定了(写文章宣布出柜)。

在我之前有很多人让我今天最终能够坐在这里(谈论这些事),我需要做些什么来帮助年轻一代的人。从确定文章的遣词造句到选择合适的发布时间,我可能花了一年的时间,因为我不想让它分散注意力等等。(对于这件事)我一分钟都没有后悔。一点也不。

问:让我们回到五年前。你发表那篇专栏文章最害怕的是什么?

库克: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有恐惧。我想到了苹果公司。我(宣布出柜)是否会在公司得到支持并不重要,因为我们有非常开放的员工基础。我并不担心这个。

但是在苹果之外,是的,因为这个世界对许多国家的同性恋或双性恋者仍然不友好,但在我们国家也是如此。我的意思是你看看,仍然有一半左右的州你会因为同性恋或双性恋而被解雇。

问:苹果董事会的回答是什么?

库克:我说,“听着,如果我想这么做,我就这么做。这就是我想做的,但如果你们中有人反对,那我就退出。”我预计他们不会反对,我很想带他们一起去兜风,他们一致支持我的做法。

问:你惊讶吗?

库克:因为他们支持吗?不,我预料到他们会支持我的。老实说,我从未想过他们不会支持。

你只要想想苹果。几乎在所有人之前,苹果就已经给了合作伙伴好处。公司有开放和多样化的历史。(在我写这篇专栏之前)我联系了安德森·库珀,因为我在寻找一些人的例子,这些人他们宣布出柜的方式可能和我比较相似,而他是我确定的人选之一。

我和他安排了一次会面,他不知道是谈什么内容。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至少可以说这是一次有趣的讨论。那一年我和他谈了几次,征求他对不同事情的意见,正因为如此,我现在和他有了友谊。

问:他当时震惊了吗?

库克:我不能说他很震惊,但我肯定他没有预料到这一点。当我做一些我从未做过的复杂的事情时,我会试着列出以前经历过类似事情的人的名单……而他是名单上的第一个。我给他打了电话,我很幸运他能参加会面。他对此非常坦率。

问:我记得当我读你的专栏时,最让我吃惊的一句话是:“我为自己是同性恋而骄傲,我认为同性恋是上帝给我的最大礼物之一。”

库克:是的,我坚信这一点。我认为这背后有很多含义。一是,这是上帝的决定,不是我的。第二,至少对我来说,我只能为自己说话,这给了我一种共鸣,我认为这种共鸣可能比平时要多很多,因为无论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人,你都是少数。

我认为当你成为多数时,在理智上你其实能理解成为少数派意味着什么,但这是一件理智上的事情。我并不是说我理解每一个少数派群体的艰难困苦,因为我不理解。但是我理解其中一个团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有助于让你了解别人的感受,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一种天赋。

问:教育孩子了解他们的性取向很重要,但是你想向父母传达什么信息呢?因为一切都从家庭中开始的。

库克:有些父母——我知道是因为他们已经向我伸手求助——有些父母非常痛苦,他们认为自己孩子的前途受到影响,因为他们是同性恋。他们认为孩子无法实现目标,会被其他人欺负。他们认为孩子未来没有好的生活,没有幸福的生活几乎是无期徒刑。

我给他们的信息是,不一定要这样。从他们开始,因为如果他们像我们对待彼此一样尊重和有尊严地对待自己的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包括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或者是总裁或者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同性恋不是障碍。这是一个特征。

问:谈到少数群体,苹果刚刚提交了一份支持“梦想者”的请愿书,声明“多样性对创造力很重要。”你的观点如何改变关于这些年轻移民的全国对话?

库克:的确有这件事。我们知道,我们通过更加多样化来创造更好的产品。我们知道最好的产品是由最多样化的团队创造的,因为产品是为每个人创造的。所以你希望对世界和不同主题有不同视角的人聚在一起创造。如果你在一个相互协作的环境中获得这些想法,你所能创造的是无限的。

当我在DACA项目中与在美国的移民后代交谈时,我看到的是一种勇气、决心和兴奋,他们希望在美国有所成就,并超越他们父母的成就。

我看到巨大的奉献精神和非常勤奋的职业道德,这是我一直非常钦佩的。这也是我成长的方式。

但是我们在美国社会看到的却有点嘲讽,有一种乌云在任何时期都笼罩在他们这个群体的头上,现在更是如此。有时人们会感到困惑,并把梦想者仅仅当做一个数字。但这些都是人。这些人背后都有真实的故事。他们和我一样都是美国人。当我和他们说话时,我是从我的角度和美国人说话。他们在各方面都是美国人,除了他们没有绿卡。所以让我们给他们绿卡,做正确的事情。

我开始担心我们距离一个错误的决定只差一个法庭裁决。这就是我们真正在支持梦想者的运动中突出苹果公司和我个人名字的动机。如你所知,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努力了很长时间。这是最后一公里,我们必须在这里取得成功。

问:我们谈到帮助梦想者群体,并给那些艰难奋斗的年轻人提供建议,在环境方面苹果有何计划呢?

库克:几年前,我们设定了一些人认为是疯狂的目标,那就是我们要用100%的可再生能源支撑苹果运营。我们两年前就实现了这一目标,我们一直在100%使用可再生能源运营公司。

我们决定设定下一个疯狂的目标,为我们的供应链做同样的事情,到明年,我们的供应链将有60亿瓦的可再生能源。那是太阳能,那是风,有一点水电,主要是太阳能和风能。

我们也做了一些事情,比如这里有很多可回收的零件(库克指的是iPhone 11手机)。我们这里有需要挖矿开采的材料。我们找到了回收的方法,我们是第一家这样做的公司。我们和“国际自然保护组织”合作,他们基本上买下了土地,剥离了土地权和开发权,所以它变成了一个可再生的森林。

所以,如果我们需要任何纸张,我们会从那些森林,被管理的森林中获取。我们的最终目标不是从地球上拿走任何东西,或者树木或者任何东西,而是使用所有可回收的材料来制造我们的产品。我们当然还没有到达那里,但这是我们下一个疯狂的目标。我想我们能做到。

问:最后,你给想出柜的孩子的信息是什么?

库克:想出柜吗?嗯,那样生活会变得更好,你可以拥有充满快乐的美好生活,同性恋不是一个性格缺陷。这是一个特征,我希望他们像我一样认为这是上帝最大的礼物。这就是我所希望的:把这个信息传达给所有为自己的(性取向)身份而痛苦的孩子,他们不确信自己是否有足够的适应力或者足够优秀,或者他们会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自卑,或者更糟,被排斥或者其他什么。

生活不需要这样。对于那些想知道如何对待同性恋者的人来说,简单的信息就是友善。以仁慈、尊重对待彼此。如果你这样做,你就不用担心如履薄冰。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我们希望受到尊重。(承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