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 开发者卖了 190 亿美元,他是怎样成功的?

神译局· 2020-10-19
本文来自 36Kr ,作者 神译局

编者按:Jan Koum从雅虎离职,开发WhatsApp,开始并不成功,后来卖了190亿美元。Jan Koum的成功也许有秘诀,也许是运气,就看你怎么看了。 本文原标题“Ukrainian Developer Built a $19.3 Billion App — Because Silicon Valley Was Too Ignorant to Do It”。

“我在雅虎干了9年。”

Jan Koum谈起自己在雅虎的经历就哀叹,那段经历就像坐牢一样。不过工作还是有意义的:出来之后Jan Koum有了漂亮的LinkedIn简历,在雅虎的最后三年里,工作似乎也有一些成绩。

老实说,Jan Koum与硅谷文化格格不入。他在乌克兰出生,在乌克兰长大,16岁和母亲去往山景城。Brian Acton说Jan Koum喜欢直来直去,他会回答一些直接的问题,比如“你们这里的政策是怎样的?你在这里做什么?”安永的一些人可能会使用“感情外露”的表达方式,但Jan Koum却会说:“让我们开门见山吧。”

Brian Acton是雅虎的44号员工,他喜欢Koum的直接。在Acton的帮助下,Koum在雅虎找到一份差事。在随后的9年里,二人成为好伙伴。他们当时也没有想到能开发出一个价值190亿美元的App。

你知道这条“公式”是什么意思吗?+54 + 9 + [area code(区域号码)] + [subscriber number(用户号码)]

阿根廷以前的电话号码格式就是这样的。如果你住在阿根廷,在美国用手机给你的母亲打电话,每次都要输入这样的代码。

2007年的时候国际长途还很贵,当时Koum从雅虎离职,他想环游世界,和任何人一样,他当然也想与海外的朋友经常联系,但如果要花很大一笔钱,那谁都不高兴。问题来了,Koum想解决。

当时iPhone刚刚推出,Messenger、Instagram还没有出生。那会很多人用SMS交流,一条两条没什么,累计起来就很吓人了。

后来WhatsApp 1.0出现了,苹果推出SDK,增强了地址薄API,Koum看到了机会,他开发一个App,可以在手机上显示用户状态。当时的桌面Skype有了一个新功能,可以显示“很忙”“在线”等状态,不过手机端还没有这样的功能。

Koum的设计理念是这样的:在用户打电话之前,可以先打开WhasApp,看看对方是否在线。

可惜Koum失败了。他说:“简直是惨败,像灾难一样。我很郁闷,没有一个人用。”

我去了酒吧

2009年6月17日,苹果推出“通知推送”功能,一切都变了。

以前,WhatsApp 1.0用户必须登录App才能查看朋友状态。当你呼叫某人,又想知道他的状态,你要打开WhatsApp,太麻烦了。

有了推送通知,一切都不一样了。WhatsApp用户只要在你的联系人列表里,你就可以获得与他们有关的状态通知。如果你是WhatsApp 1.0用户,你可能会收到下列信息:

James:正在吃饭,请1点再打电话。

Martha:刚离开健身室。

Jessica:在坐飞机,要3小时。

这样的通知能刺激对话。Koum深知,大家用WhatsApp并不是真的想知道对方是否在线,而是想与他们的活动“对接”;用户想要一个信息界面,而不只是状态。

 “我意识到,人们用状态来与其它人交流。他们会修改状态,比如写一句‘我要去酒吧了’。此时状态会广播给其它使用WhatsApp且在你的地址薄中的人。”

接下来要做的事就很简单了,Koum开发一个信息功能,很快用户量就涨了上去。

什么是诺基亚

虽然WhatsApp 2.0在苹果App Store大获成功,不过如果只依赖iOS平台是无法成为世界最大信息平台的。美国使用WhatsApp的人只有6800万,它在全球却有用户16亿。

Koum很快意识到,对WhatsApp来说最关键的市场不是iOS高度渗透、说英语的美国。让国际信息自由流通,让用户与海外的朋友伙伴联系,这点很重要。与欧洲人、亚洲人相比,美国人到国外旅行、学习的人要少很多。

在当时的硅谷,将注意力从iOS转移是一个不容易的决定。当时Pato Alto的CEO们都在说Android用户付费的意愿没有iOS高,为Android开发也很麻烦,因为平台高度分散。当时持这种观点的人并不少。

Koum本身就是移民,经常去海外旅行,他知道在美国之外有很多人并没有iPhone,他们用的是三星、华为、小米、诺基亚手机(2007年诺基亚还处在巅峰期)。

“拜访俄罗斯、乌克兰、以色列的朋友,我发现诺基亚在全世界相当流行,美国却是另类。”

硅谷都在追捧iOS,Koum却不一样,他开始推销非苹果WhatsApp版本。2020年8月,苹果正式推出Android版WhatsApp(就在2.0版本获得成功之后一年)。2011年WhatsApp开始支持诺基亚手机。

“我们很早就承诺要在诺基亚平台上发展,实际上,诺基亚帮了我们的大忙,因为有很多诺基亚用户渴望连接,它们成为WhatsApp群聊的一部分,用WhatsApp与朋友联系。”

结果令人满意。自WhatsApp 2.0推出之后,平台每天增加用户约328767名。大多用户来自印度、南非、欧洲。

为什么以190亿美元出售WhatsApp 2.0

WhatsApp本来只是Koum的小项目,仅仅5年时间它就成为过去10年最重大的发明之一,怎么做到的?

我认为有如下几个原因:

——拥有年龄数据

WhatsApp并不是现金牛。曾几何时,Koum推行政策,让用户每年交一美元成为会员,但是政策影响了增速。Facebook之所以收购WhatsApp并不是因为营收,而是因为数据。

地理位置分享数据,每天发送650亿条信息,进入用户的通讯录,有了这些,Facebook可以拥有更多个人信息,这些信息全都会上传,存到服务器内。虽然扎克伯格之前曾承诺说,不会用数据优化Facebook定向广告,但用户只有修改Facebook设置,禁止它分享,上面的话才有效。

Koum 后来离开了Facebook,谈及离开的原因,他说与WhatsApp用户数据管理有关。

——专注增长而非营收

硅谷CEO围绕Android争来论去,的确,Android用户的平均消费额比iOS少,Android高度碎片化(软件硬件都一样)。感知会变成现实,当投资者都不相信Android,就不太可能向它投钱。

Jan Koum却向我们证明:优秀是卓越的敌人。WhatsApp之所以爆发,主要是因为它看中那些被硅谷忽视的群体,也就是不在美国、不说英语、不用iPhone的人。如果这些用户没有价值,Facebook不会花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

——正确时间站在正确的地方

Koum很谦逊。当Koum演讲时如果有人打喷嚏,他会说“上天保佑你”,当谈到自己的成功时,他会说自己只是走运。2007年世界正在经历信息革命。当时苹果推出iPhone,许多人想的就是如何利用好iPhone平台,Koum在国外有丰富的经验,他看到SMS的局限,比如收费太高、媒体支持力度不够、不稳定。

——看重客户反馈意见而非朋友的观点

因为某些人的话,许多发明变得不再纯粹,想想真是有些恶心啊。例如,当Koum推出WhatsApp 1.0(只是一个状态App)时,所有朋友都说创意很好。但没有一个人告诉他自己永远不会用,可能是因为他们也不了解自己,也可能他们不想打击Koum。

在WhatsApp 2.0中,Koum汲取教训,他只听客户的反馈意见。群聊、图片信息、可以看见的状态,这些都是用户的创意,由Koum和他的团队部署。用户喜欢这些功能,所以WhatsApp变得越来越流行,营销没有花了一分钱。

译者:小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