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靥如花的“她”,正成为全新的顶流明星!

新浪VR· 2021-10-08
本文来自 新浪VR ,作者 新浪VR

  可能有人会把封面中的“她”当作新晋出道的艺人,但这种想法只对了一半:“她”的名字叫“翎”,真实身份是我们看似了解,但已被赋予全新身份的数字人物:虚拟偶像。

  在进入话题之前,我们先看看背景新闻:

  9月28日,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2022媒体资源推介会在南京举行,江苏卫视将本年的成绩单和明年即将亮相的精彩内容一并展出。值得一提的是,江苏卫视在“虚拟偶像”方面走在了全国卫视的前列,其“产品”创意和质量都明显领先业内。

  具体来说,江苏卫视将于10月推出国产原创动漫形象舞台竞演类节目:《2060》,届时它将有机地融合音乐与科技,并通过创意十足的舞台表演,推出深受观众喜爱的国产原创动漫IP。 目前,生活在《2060》“元宇宙”中的27个V-Life都已集合完毕,它们的真实身份并非真人,而是来自各大CG大厂或民间设计者的虚拟人物。在节目中,它们将于自己的金牌制作人合二为一,在展现绝妙才艺的同时引入全虚拟场景概念的“元宇宙”——星环城。

  如果放在以前,大家对国内各大卫视的第一印象都是“选秀”、“相亲”、“综艺”,以及他们所打造出的“顶流明星”。而本次江苏卫视在“元宇宙”以及“虚拟偶像”领域的突然发力,似乎在预示着全新的风向。

  虚拟偶像在国内的市场意义 据爱奇艺《2021虚拟偶像观察报告》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大陆地区正有4亿人在关注或正走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这一天文数字的后背后,不但有技术发展和市场自然培育的推力,还有另一层重要意义。

  客观地讲,目前的中国偶像产业正面临巨大的抉择:一方面是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商业前景;另一方面是行业内的种种畸形乱象。从过往的假唱、毁约、逃税,再到2021年的代孕风波、涉及犯罪和饭圈文化失控等。 不得不说,国内偶像产业的高风险总是让人难以提防,其后果也往往跟收益一样惊人。而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偶像产业虽然不会就地凉凉,但也确实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因此,虚拟偶像的兴起一方面是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同时也是资本寻求真人偶像替代品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几乎就是偶像产业的结构性改革,其规模和意义甚至不能用“调整”来形容。

  虚拟偶像的优点

  从技术层面说,虚拟偶像的本质是人体3D建模,表情捕捉和动作捕捉技术的结合,其成品能完成预设的所有表情和动作表演。开发者将它设定成什么样,它就会展示成什么样。只要制作的技术足够好,就能制造出以假乱真效果的3D虚拟偶像。

  与此同时,它们几乎能做到真人偶像能做的所有事,而反之则不然;虚拟偶像可以不受任何实景空间限制,更不会发生档期撞车问题;虚拟偶像不需要吃喝玩乐,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随地出现在粉丝眼前,而且绝不会有绯闻;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基础上,虚拟偶像甚至能变成贴身“伴侣”,在手机和平板里陪伴所有热爱它的人。

  虚拟偶像已完成市场培育 事实上,我们现在所说的“虚拟偶像”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诞生。 如果屏幕前的你是80后,那一定会记得《太空堡垒》这部科幻动画片。其中的“明美”在国人看来或许姿色平平,但在动画片里却是万众瞩目的“绝美歌姬”,其形象在日本国内的受欢迎度也超高。

  在动画片一举成功后,制作方又以“明美”的动画角色发布了单曲,并取得了骄人的销量,后期还成功进入0ricoon日本音乐公信榜。更重要的是,“明美”的成功不但为《太空堡垒》开辟了全新的IP形式,也为早期虚拟偶像开辟了一个新模式,即通过附加内容留存和稳固现有粉丝,并以此为基础开辟全新舞台。

  在此之后,许多动画电影的原声大碟也变得愈发珍贵,其商业属性丝毫不逊于传统电影的OST,现已成为动画公司的重要赢利手段之一。就拿风靡一时的《冰雪奇缘》为例,Disney 为该片制作了多语种版本,其主题曲《Let it go》在欧美地区成功霸榜,而名为《Frozen》的原声大碟也成为2014年北美地区专辑销冠。

  如果说“明美”和“冰雪公主”的形象还脱离不了“母片”,那“初音未来”的大名想必各位更加熟悉 —— 她自2007年诞生起就属于独立IP,后期更登陆明星MV、演唱会甚至游戏主机平台。在笔者有限的记忆里,初音未来在2009年至2018年期间,总共举办了近30场演唱会,粉丝遍布全球。

  在笔者看来,虚拟偶像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培育早已完成,其在国内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接下来,厂商所要做的就是结合国内流行文化现状,开发出更多复合“Z时代”特征的新IP。

  虚拟偶像在国内的现状 此前,著名国内IP洛天依曾涉足时下最火的直播带货领域,虽然累计70万的观看人数着实不低,但其成交量却不尽如人意,目前仍处在摸索阶段。与此同时,虚拟偶像的流量和热度在娱乐产业的传统舞台 —— 综艺选秀节目中大展拳脚。

  就目前现状而言,中国虚拟偶像的舞台还是集中在传统娱乐领域,其本质还是真人偶像的延续,但其市场规模与含金量绝对不容忽视。

  在互联网巨头腾讯打造的选秀节目《明日之子》中,一个名叫“荷兹HeZ”的虚拟选手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并成功闯进最后决赛,还因淘汰热门选手而引起了不小的争议。虽然该事件有明显的“炒作”痕迹,但“荷兹HeZ”确实因此收获了不少粉丝,其微博热度也逐渐走高。

  如果说腾讯在该领域的尝鲜并不意外,那央视偶像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则让所有业内外人士都感到了震撼,其推出的虚拟选手“翎”不但瞬间吸粉无数,还在业内指明了全新风向。有了央视带头,地方卫视和业内公司也注定会快速跟进。这其中,在线视频内容商的优势尤为明显。

  前不久,爱奇艺推出了一档名为《跨次元新星》的虚拟偶像选秀节目,直接把内容与形式彻底虚拟化,在业内外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趣的是,节目里的所有选手都来自著名偶像经纪公司,这不但展现了爱奇艺在娱乐内容领域的巨大号召力,更证明了传统经济公司对虚拟偶像的布局其实早已开始。

  我们的观点 在新浪VR看来,目前传统媒体(电视台)和主流互联网企业对虚拟偶像的快速布局是一个信号,它标示着全新娱乐形式即将到来。鉴于虚拟偶像在“二次元”世界已奠定了海量用户基础,其庞大的流量效应也注定会在未来慢慢放大,直至爆发。

  另外,就在真人偶像因为各种自身问题而走向贬值时,“Z世代”们的娱乐需求也开始逐步转变。当中国的虚拟偶像浪潮来临时,资本也不会坐视自己的蛋糕被慢慢蚕食,他们要做的一定是迎合时代需求,用科技来重新包装理念和产品,在开辟全新市场的同时,也为自己的产业打造出更加保险的盈利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