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大裁员:开源困难,节流先行

新京报贝壳财经 · 2021-12-06
本文来自 新京报贝壳财经 ,作者 新京报贝壳财经

2021年的日历刚翻到12月,爱奇艺就爆出大规模裁员消息,裁员比例20%至40%。

12月1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从多方了解到,爱奇艺此次裁员涉及多部门,除核心的剧集、综艺的采购、制作部门暂未裁员外,用户产品部门、短视频随刻、智能硬件(VR)、动漫和游戏等均在裁员之列,市场等公线部门也有裁员指标。

“年龄较大、司龄较长的员工受到的影响较大”,一位爱奇艺前员工对贝壳财经记者说。“也该裁员了,他们人太多了,有七八千,是行业内同类型公司的近两倍”,一位业内人士对贝壳财经记者说。

针对上述问题,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多次向爱奇艺求证,截至发稿时未被回应。

此次裁员来势汹汹,被称为爱奇艺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尽管有部分员工表示裁员毫无预兆,但早在爱奇艺的财报和股价变动中便可窥见一斑。

上市后三次发债补血,龚宇将工作重点设为开源节流

一个月前,爱奇艺披露了三季报,归属于爱奇艺的净亏损17亿元,较去年同期扩大41%,这个并不漂亮的成绩单让爱奇艺股价暴跌17%。今年,爱奇艺股价曾达到28美元的高点,如今只剩5.6美元,缩水近8成。

创立以来,“亏损”一直是爱奇艺绕不开的词,自2016年算起,总计亏损额已超过300亿,融资500多亿,资本补血已是常态。

2018年11月和2019年3月,爱奇艺分别发债融资7.5亿美元和12亿美元。去年12月,爱奇艺第三次宣布以按25%至30%的溢价发行8亿美元可转债。而今年截至目前,爱奇艺尚未公布发债计划,但于11月回购了2023年到期的约7.47亿美元可转换高级债券,票面利率3.75%。

面对何时盈利的问题,爱奇艺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龚宇在11月17日晚间举行的三季报分析师电话会上称,“这个需要时间,但距离这个阶段不远了,因为爱奇艺积累的IP越来越多了。”爱奇艺经常说“一鱼多吃”,就是在内容和产生上,把IP开发成不同形式,比如说原来是小说,现在变成了剧集、电影,变成了动画,动画又变成游戏。这些综合性的收入,包括广告收入,向用户直接抽取的会员费收入、单片点播的收入等,超过对内容的投入时,这个商业模式就成立了。

在上述分析师会上,龚宇还提及开源节流问题。“对爱奇艺来说重点是开源节流,主要是砍掉低效率的业务、项目,增加和尝试新的货币化机会。”这被外界视为爱奇艺裁员的“发令枪”。

疫情叠加经济环境,主营业务受冲击

从业务构成来看,会员广告、在线广告服务、内容分发、其他是爱奇艺的四大主营业务:三季度爱奇艺会员服务收入为 43亿元,较 2020 年同期增长 8%;在线广告服务收入为 17亿元,较 2020 年同期下降 10%,内容分发收入为6.3亿元 ,较 2020 年同期增长 60%;其他收入为10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 3%。

其中会员业务和广告业务是其主要营收来源,但这两项业务在今年都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增长乏力。

会员业务增长依赖的是会员数量以及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入)。在会员数量上看,爱奇艺已经进入瓶颈期,三季度爱奇艺会员数量为 1.03 亿,相较二季度的1.06亿,不但没有增长反而出现小幅度下滑。

爱奇艺三季度会员收入8%的小幅增长是源于ARPPU的增长。2020年以来,爱奇艺采取会员提价、超前点播等方式提升ARPPU,包括开设黄金、星钻、体育等多种会员,将会员费用由19.8/月提至25元/月,除此之外还有为爱奇艺带来一定增长却被广为诟病的超前点播。但在今年10月,随着监管日趋严格和用户满意度的下降,爱奇艺宣布取消超前点播。

而第二大业务广告也不算顺利。财报显示,不同于去年的增长态势,2021年爱奇艺广告业务收入持续走低,从一季度的19亿降至17亿,爱奇艺的解释是由于该季度推出的优质内容较少以及充满挑战的宏观经济环境。

一方面是大环境的动荡,疫情的出现导致广告主缩减预算,而较少的预算也被分配到品效合一的效果广告中,比如自带巨大流量的短视频平台也在抢夺长视频的广告市场,以品牌广告为主的爱奇艺广告收入连续多个季度出现下滑。

另一方面是平台政策的变化,为了提升广告收入,视频平台推出了中插、弹窗等五花八门的广告形式,但这些花样带来增长的同时也引起了用户反感。

今年11月,浙江省消保委就视频平台广告问题约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搜狐、PPTV五家视频平台,要求其对前情提要广告、暂停页面广告、片尾广告、弹窗广告、跑马灯广告等进行整改。

随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互联网广告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广告投放严禁缺失关闭标志,不得设立倒计时结束才能关闭广告的限制,不得关闭后继续弹出广告等。

如此,两大支柱业务的放缓直接影响了爱奇艺的开源效率。

优质内容稀缺、成本高企,长视频凛冬已至

开源之后是节流。

会员业务和广告业务赖以增长的根源是优质内容,但疫情却让长视频行业面临内容供给不足。龚宇在上述分析师会议上称,“疫情是最直接的原因,比如到目前为止,今年电影的上线量不如去年同期的一半,电视剧的上线量不足往年同期的三分之一,新的网剧因为审核原因延迟上线,上线后质量也打了折扣,而这也只是一部分。内容供给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龚宇说。

在增长受到影响的同时,爱奇艺的成本也在上涨。三季度,爱奇艺的收入成本为70亿元,较 2020年同期增长10%,收入成本的增加主要是由于该季度内容成本增加。内容成本作为收入成本的重要部分,费用为53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13%; 销售、一般和管理费用为12亿元,较2020 年同期下降9%;研发费用为6.83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2%。综上,三季度爱奇艺经营亏损为14亿元,2020 年同期为12亿元,营业亏损率为18%。

占据大头的仍然是内容成本,占总成本的69.8%,但对内容平台来说,这部分内容却是无法缩减的部分,内容品质直接决定着用户的留存和增长。

在长视频方面,去年爱奇艺推出的迷雾剧场打造了《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等爆款剧,今年却不及预期,计划推出的4部剧,已经播出2部,热度稍高的《八角亭迷雾》豆瓣评分仅有5.7分,评分人数5.9万人,而去年同主题的《隐秘的角落》评分8.8分,评分人数达99.2万人。

综艺上,每年为爱奇艺带来巨大会员增长及广告赞助费的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被爆“倒奶门”,此事件直接导致当季节目的停播,同时偶像选秀节目也被永久禁止。

正如龚宇所说,大部分的破圈作品是偶然。如何持续创造爆款,是每个视频平台要面对的问题。

另外,龚宇上述分析师电话会上提到,短视频对用户时长的争夺是行业面临挑战的重要原因。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在9.44亿网络视频用户当中,有8.88亿看短视频,短视频用户已经占到网民整体的87.8%。

据统计,2021年3月,短视频应用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125分钟,较长视频高出27分钟,且差距呈增长趋势;其中53.5%的短视频用户每天都会看短视频节目,这一比例较长视频(36.3%)高出17.2个百分点。

为了将内容价值最大化,爱奇艺也在2020年上线了自己的短视频产品——随刻,但却没能作出声响。据悉,此次随刻业务部也是裁员重灾区,根据新浪财经消息,短视频产品随刻会和其他产品合并,只有40%的人可以留下。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宋美璐 白金蕾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张彦君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