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微信小程序开闸前夜 - CocoaChina_让移动开发更简单

首页 >业界动态

微信小程序开闸前夜

2016-12-28 00:43 编辑: AllanHou 分类:业界动态 来源:36 Kr

204.png

文 | 孙然

编辑 | 杨轩

晚上7点,距离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线还有一周的12月21日,程昊走出咖啡馆,看了眼手机,微信工作群里弹出一条消息——微信又放出了一批接口,包括分享到好友、群聊和二维码——这是个大动作,此前因为微信堵上了小程序的分享路径,一批开发者都在为日后怎么分发犯难。

闻讯他匆匆往公司赶。今年9月,程昊创办的工具类公司朝夕日历,成为微信小程序邀请的200个内测企业中的一个。11月,微信开放接口,大批开发者涌入。这一天晚上,至少20万家公司在为小程序的更新加班。

“估计快开放了,所有人都在预测会是28号或29号”。隔着微信程昊的声音透着一股兴奋。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就连微信团队内部的小程序开发人员,也不知道具体的发布时间。微信团队有一套严格的保密机制,程昊参加过两场小程序官方论坛,每次微信的人都叮嘱,对内容要严格保密。

这一幕,像是赛马场里一群攥着赌票的人在等待开闸。

人们说微信会成为下一个“类操作系统”时,小程序似乎就是那个实现路径。

众所周知,用户们打开长尾App、新App的兴趣正变得原来越低,而微信则聚合了的8.5亿流量。这是一个可能的重新洗牌,甚至弯道超车的机会。

而且,不同于此前孤岛一样相互割裂的APP,微信的社交链特性、分享到群聊的功能,可能会加快小程序积累用户的速度;不同的小程序之间也可以更方便地跳转,比如地图和打车等天然连贯的场景。

接下来的第一个问题是:微信小程序能开启的市场究竟有多大?

规模多大?机会多大?

白鹭时代联合创始人张翔下意识地说了个数——“千亿”,“这一点都不夸张,”他随即补了一句,“小程序将对支付和O2O造成影响,我觉得大家都低估了这个市场,”当然前提是它真能做起来,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张翔创立的白鹭时代,是为小程序提供开发工具、统计和客服的平台。此前,张翔就认为未来的产品会是H5和APP的结合,因此创业时做的就是轻应用(Web App)。微信做小程序的计划公布后,张翔意识到,服务微信这个闭环的生态系统是关键,因此8月份把轻应用平台业务全面转移到支持小程序。

自从今年1月,张小龙公布将做应用号的消息,史文禄就开始琢磨合适的切入口,今年8月他创办了微信小程序统计平台阿拉丁,并频繁出现在各种线下的小程序交流论坛。据他透露,目前仅阿拉丁上的小程序开发者已经超过一万人。

根据小程序统计平台阿拉丁的后台数据显示,目前40%的小程序开发者从事电商行业,30%集中在O2O,其余部分以工具类和其他细分为主。

9月,微信开放了第一次测试名单,豌豆荚的前创始人王俊煜创业做的新项目轻芒,就是当时进入测试名单的。当被问到他的这个新项目流量将从何而来时,他把微信小程序列为了一个重要来源。

205.png

到了11月,微信又开放了一次测试名单。在这些刺激下,到了12月中旬,行业里对小程序的关注度已经很高。张翔也办了一个小程序专场,会后100多家企业找上门,希望开发小程序,涉及的行业包括酒店、医疗、摄影,五花八门。因为“大家都想做小程序,虽然微信已经把开发门槛设得很低,但依然有人不懂。”

目前根据公开渠道可以获知的、首批微信小程序开发者中的知名公司包括了携程、同程旅游、艺龙、京东、大众点评、美团、荔枝FM……

有接近腾讯的人士对36氪透露,目前在微信注册开发小程序的人数至少20万。微信小程序统计平台阿拉丁创始人史文禄预测,两年内这个数字会超过一千万。因为“安卓发展10近年,积累了一千万个应用,苹果中国区是三百万,小程序会更快。”目前在阿拉丁平台上注册的小程序开发者已经过万。

不过在抢占微信小程序早期红利这件事上,国内创业者的态度出现了两种态度,原因就在于微信目前尚未公布大入口的游戏规则。

36氪采访的一部分创业者认为,一向鼓吹“去中心化”的微信,不会设立类似APP store那样的应用商店,也不会出现类似于百度和竞价排名的制度,这意味着早入场也不见得能先分到多少流量。

央广购物尚未启动开发工作,这家公司去年6月开通了微商城,同步售卖电视直播商品。“现在真没什么想法,得看小程序的入口在哪,微信会花多大力气推广,不能盲目跟风。”央广购物的新媒体部总监黄益军和很多创业者一样,持观望态度,静待小程序完整游戏规则的出台。

不过也有人记得,当初微信订阅号发布时,很多创业者就曾因入场早晚,有了一日可推送上限数量的差异。甚至在微信钱包里那批腾讯系公司,也因为进驻时间不同,分到不同量级的流量红利。

艺龙产品副总裁张晨至今还有点懊恼,没能赶上进驻微信钱包入口的第一梯队。今年7月,艺龙才获得了这个入口。他了解到,在微信支付只有几千万用户时,一家企业入驻了微信钱包,此后微信支付迅猛扩张到如今的几亿用户,那家企业的公众号在此期间积累起几千万粉丝。“我们现在还只有几百万。”

张晨觉得,自己有理由相信根植于新场景的小程序,能获取一批APP和微信钱包之外的潜在用户。虽然在上线前小程序的用户情况尚未可知,但他对比过微信钱包和APP的数据,发现两个入口的用户重叠率只有10%,割裂程度很高。“来自微信的客户相对年轻,当天和当地订单较多,客单价比APP的商旅用户低三分之一。”

他同时透露,微信钱包的流量目前占到艺龙总体流量的20%,符合期望值。根据公司财报,今年第二季度艺龙完成订单量3.734亿,移动端订单占比79.3%。如基于这个数据测算,艺龙第三季度加入微信钱包入口后的订单量,或接近7468万单。

即使,长久以来微信钱包的导流能力受到质疑。36氪采访到的几家公司透露,从钱包入口进入的用户,主要来自于互联网渗透率相对低的三线至六线城市,相对于下载一个个独立APP,他们更愿意使用微信端现成的服务。 

目前投入开发的创业者,都在赌相信同样的情况会在小程序重现。“微信迟早要开的,核心的问题在于搜索到底以什么样的规则排序。”搜索可能决定着微信中哪个小程序、微信号能被优秀搜索到、获益更大。

张晨认为,不同于百度更注重优化关键词和搜索引擎结构,微信搜索的权重会侧重服务,根据用户满意度、成交情况、投诉次数以及用户访问量等数据,倒退排名。“这需要先有小程序才能积累数据,所以先开小程序的人,就能跑在别人前面。”

当然还有一层红利是隐形的。“微信刚开始开放小程序,也是想看一下用户聚集在那些领域,是怎么想的。前期肯定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这些地方都是红利。”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

飘忽不定的微信规则

究竟开不开至关重要的搜素入口,现在腾讯内部还有很大争议。知情人士告诉36氪,“每星期开会讨论,一会儿说开,一会儿说不开”。目前能够确定的入口,就是通过扫二维码,以及刚发布的分享给好友或微信群。

像所有新生的江湖一样,最早做出成绩的人,往往是善于钻研和利用规则的。对于小程序开发者,第一个问题是,该用什么策略推广自家的小程序?

在暂时不开搜索栏,仅通过扫二维码和分享到好友或群聊的情况下,短期内小程序的导流途径会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传统的线下地推、企业此前在其它渠道流量积累的导入,以及具备娱乐性、能引发爆点的小程序产品的自传播性。 

艺龙的计划是,把现有的微信体系内的公众号、服务号、钱包入口和小程序打造成内部循环的闭环,提供一个小程序体验入口,引导用户使用。之后的事情,就是让用户根据自己习惯的场景,自行选择了。

作为双管齐下一种手法,艺龙计划通过微博、微信朋友圈,甚至在机场、火车站和酒店设立地推,让用户对艺龙小程序的体验性有所了解。他甚至考虑投放一些广告资源。

不同于愿意自己砸钱的艺龙,那类相对草根、希望借助小程序弯道超车的创业者,迫切地希望微信早期能在小程序的推广上给予福利倾斜,毕竟越往后,随着圈子里的玩家的增多,势必会出现同质化,那时候争机会会更困难,成本也更高。

然而从腾讯一贯的做法看,这种期待并不现实。在微信推广公众号时期,也是给出一个平台,让创业者去自行生长,不加干预。

事实上,在获取流量这件事上,微信和创业者各怀心事。36氪接触到的大部分创业者,都不打算将APP或其他渠道流量导入小程序。“微信是一个流量渠道,但APP的用户实实在在是我的,导入了微信,就成为它的流量了。”一位创业者表示。

“微信做小程序的目的,并不是希望这些服务者纯粹消耗微信的流量和用户数,而是系统通过这些小程序为微信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且这些服务应该是在微信内部提供的。另外,微信的角度自然希望把外部流量引入微信,而不是把微信的流量往外导。”史文禄说。

没有人知道,微信小程序究竟能带来多大流量红利,与其说这批创业者赌的是流量池的大小,不如说他们在赌微信能成功的推出一款划时代的产品。

要适应微信其他的游戏规则,对于创业者也不轻松。 

在小程序这款产品上,张小龙定义的模式是“即用即走”,在具体的规则上,表现为禁止小程序在朋友圈的分享、限制推送条数等原则。

206.png

微信的顾虑在于,一旦进一步开放触达限制,急于转化流量的企业对用户造成干扰。2014年一批微商在朋友圈过度营销。“有的商家利用服务号做营销,诱导分享和关注,给微信生态带来很多噪音,触犯了微信的红线。”有赞CEO助理冷面回忆,这是微信在运营上踩过的一个大坑,此后微信对社交链的开放格外谨慎。张晨也说,微信吃过亏,他们发现只要给出这些权限,有些人就会不停去骚扰用户。

然而对于电商这种长服务链条的领域,限制二次交互会影响到到服务的完整性。

早些时候,在广州召开的一次小程序论坛上,京东反映了一个问题,“我不能让用户买完即走,我还要查物流信息,得知道东西送到家没有。” 

工具类创业者朝夕日历CEO程昊头疼的是另一个问题。他基于日历做的日程清单有提醒功能。“但微信要求只能在七天之内提醒,如果用户又创建一个七天之后的日程,就没办法提醒了。

微信怎么想的?

2016年1月11日,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透露了一个消息——微信将开发应用号,这也是如今即将上线的小程序的前身。

这是一种基于H5技术的产品,相对于原生APP更轻更小,开发门槛低,有一套自己的开发体系和环境。

更重要的是,节约了成本。根据荔枝FM创始人赖文龙透露的数据,APP除了开发,还需要维护成本,每次ios或安卓升级后也需要相应升级,一年的支出几百万。而小程序的开发成本可能只是APP的20%。

小程序的背后是微信不甘心,在张小龙眼里,此前无论订阅号和服务号,都没有激发出微信的商家价值。而对创业者而言,他宣告的这个消息,开启了一片新的江湖。

微信无疑是个超级App。根据今年3月企鹅智酷发布的2016版《微信数据化报告》,目前有94%的微信用户每天登录微信,61%的用户每天打开微信超过10次,36%的属于重度用户,每天打开超过30次。在逗留时长上,55%的人使用微信超过一小时,32%的人使用时长超过两小时。 

微信试图“连接一切”。 在这条路上,微信最重要的一次尝试就是服务号。但在微信内部看来,这款产品差强人意,用户体验和推广机制,长期处于一种尴尬的状况。 

一个常见的场景是,当你使用微信在餐厅和商店付款后,对方说关注有优惠,你会关注对方的微信公众号。但此后的某一天,当这个商家想推送时,往往是,推送一次,取消关注一次。另一方面,服务号的开发门槛不低,但界面的展示逻辑依旧贴近于传播内容的订阅号,将服务入口埋的很深,不易查找。

所以这个任务落在了小程序身上。

“小程序对微信的盈利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白鹭时代联合创始人张翔说。2014年创业前他曾担任腾讯广点通营销总监。在广点通期间,张翔和团队意识到,当公众号广告流量的变现做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达到饱和。于是腾讯开始做朋友圈广告,但如果条数太多就会遭遇用户的反感,终究也会达到饱和。开辟小程序这个新的地盘,相当于为腾讯广告再开垦出一款投放空间。

但跟腾讯广告结合只是巩固并寻找增量,小程序也可能是一种进攻性的战略产品,直接威胁到两家竞争对手最核心的业务板块。

张翔称,小程序用完即走的特性适合一些轻量级的应用,比如楼下理发店、小卖铺等O2O公司业态。而这些消费场景需要支付环节,一旦微信基于这个场景去铺支付,会抢占支付宝的市场。

以及,“随着小程序做起来,将微信内的生活服务,和人工智能语音助手结合,腾讯就可以推自己的移动端搜索。” 

腾讯对做搜索有需求。三年前,腾讯通过以4.48亿美元收购搜狗,在搜索领域进行了战略布局,目前微信搜索由搜狗运营,且搜狗CEO王小川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目前的工作重点是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改变既有的搜索模式。36氪从搜狗内部人士处了解到,针对即将推出的微信小程序,搜狗目前尚未为其开发相关的搜索入口。

小程序最有可能颠覆掉应用商店。不过这个场子里也不会被微信独占。张翔觉得,未来每个人的手机屏幕会被20个超级APP占领,这些APP都会建立起自己的小程序生态。仅目前开始做这事的,就有微信、支付宝、今日头条和微博四家。

 以及,相对于超级APP,应用商店还是更纯粹和开放的平台,起码自己APP上的流量,实打实都是自己的。再者,如今应用商店也变得身段柔软,开始顺应趋势分发轻应用。“在豌豆荚开发轻应用,时间周期比做APP短三到五个月,开发成本基本也能减少一百万,现在创业初期能融资五百万的人都很少了。”阿里文化娱乐集团豌豆荚总经理张博说,应用商店希望能赢得长尾创业者。

“究竟该不该做小程序?一旦用户以后只用小程序,把APP应用卸载了怎么办?以后的生死存亡就完全由微信决定。”一位创业者称,希望以APP为核心,同时在多个其他超级APP的小程序生态中寻找补充流量,而不依赖腾讯一家。

创业者们还是希望,命运要握在自己手里。

搜索CocoaChina微信公众号:CocoaChina
微信扫一扫
订阅每日移动开发及APP推广热点资讯
公众号:
CocoaChina
我要投稿   收藏文章
上一篇:新消息证实:下代iPhone或支持无线充电
下一篇:张小龙首次公开解读小程序:1月9号上线(附演讲全文)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注册
所有评论(0

综合评论

相关帖子

sina weixin mail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