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程序人生

六年程序生涯

2017-01-13 05:31 编辑: AllanHou 分类:程序人生 来源:纯洁的微笑

工作六年对一个程序员意味什么?在职位上:高级开发工程师?架构师?技术经理?or … ?在能力上:各种编码无压力?核心代码无压力?平台架构无压力? or … fuck?看着这些问号都心累。那么,六年你迷惘了吗?又走到了那个十字路口?

六对我来讲总是一个特殊的数字,六年中一直想对自己的程序员生涯做一个回顾,总是有各种的借口飘然而过就到了几天。毕业六年,大学同学们基本上都走在了不同的路线,也走进了完全不同的生活,能在六年冲出来的现在也都小有了名气,为什么相同的学校相同的专业却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每个人程序员的经历都是一个故事

如何入坑

在XX的培训班上有一次我对大家这样介绍:我来自一个二流的本科院校中的一个三流专业,学校本来就是师范类的院校,自然不是特别受欢迎,我们是师范学校里面的非师范专业,而且是学校刚开的专业挂在数学系更加非主流,专业就是:信息与计算科学。我听说有的学校这个专业是计算机系的,不知准确信息。但基本上都是学数学的,带着学习一点计算机,当初报考这个专业也是因为这个名字,看起来很有科技含量,多少农村孩子都是这样报考专业的!!!

大学生活

一般大家回顾都要说说大学生活,我的大学一年一句话来总结,大一基本上都是在网吧度过的,大二基本上都是在篮球场度过的,大三基本上都和女朋友一起过的,大四基本上都在找工作中度过,导致我走向编程这条道路的经历基本上都在大四了。放一张当时大学的图片,当然现在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37.png

有几个原因导致了我最后选择去培训机构培训Java编码,第一、对计算机比较感兴趣,大学数学课程基本没听过,都是考试应付,但对相关计算机课程很感兴趣,但学的太浅了,我不讨厌数学,但是让我想到学这么多微积分、线性代数…毕业后有个鸟用,就泄气了,没有一点动力。第二、真的不好找工作,专业几乎没有对口,同学干啥都有,有的走向了培训、当了教师,有的做了文员、公务员、银行职员,有的做了交警、还有公安,但最让我惊奇的是有一个当了律师,太惊讶了,我感觉比编程可困难多了,基本上都是各自找自己的出路。第三、大三暑假那会参加了数学建模竞赛,在小组中我负责编程的部分,那时候用的MATLAB和C语言,随着不断的练习和使用更加验证了对软件的热情和理解,也只是觉得软件应该是一个朝阳行业,慢慢的去了解了入行的标准,找工作的过程中慢慢试着去接触了一些培训机构,但是看到1w左右的培训费用,我犹豫了,那时候的1w对我来讲太重了。

大四那年冬天,印象很深刻,跑遍了省会城市大小招聘会场,不是简历都过不了,就是么消息;最后到应聘上几家公司,但是和自己想象中差距太远,一个是培训机构当老师,没去;一个是做管培生,去了,我靠基本上跟传销一样,什么管培生就是卖软件,记得应该叫“红利软件”,就是跑到各个交易所里面去找大爷大妈,聊天要电话,让听讲座最后引导买软件,一套软件大概是3000左右,可以提成10%;早上7点上班,各种活动游戏,8:30出发,9点左右到交易所各种找人,看着眼睛发光的大妈大爷就是目标客户。下午5点左右回来,各种培训,然后开始根据话术打电话晚上10点回家,我们学校一共去了8个人吧,最后留下了一个我们都想到不到一个人,我们班一个文文弱弱的小女生,学习很好的那种,一干就是两年,真是人不可貌相呀,坚持了两周我就撤了。

南下深圳

为什么了去了深圳?几个原因,我老大(初中很好的朋友,初中毕业后当兵,然后南下深圳)在这里,万一不行还有一个投奔的地方。深圳应该是当时印象中南方比较发达的城市,希望可以见见世面,找找工作,对了那年还是非典,疫苗刚出来,只给大四的学生先用,那天还发着低烧,也没管直接就打了。小马是我们班的一个同学,关系比较好,听我说要去深圳,特别激动说,强哥咱俩一起去闯天下去 :),因为小马家境还不错,没有吃过太多的苦,从小都没出过省,还是有点担心,但是看着小马这么激动,恰好我也有一个伴,就欣然接受了。后来我先去的,看了情况还行,就打了电话叫了小马一起过来。那时候从西安到深圳为了省钱买了硬座,应该是做了将近30个小时左右吧,吃了N多筒的泡面终于到了深圳,南方人的普通话真是听不懂呀。对了,小马最终做了一名人民警察,这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因为我先去的深圳,就先去了深圳人才大市场,当然了各种受挫。等小马来了以后我们就先进了龙岗的比亚迪工厂,我们分在了不同的车间,小马比较幸运去了电池车间,就是流水线,我分到了纸箱车间,大家可能平时觉得纸箱子没有啥,但是在没有成品之前,边缘几乎都跟刀子一样,没几天从手到胳膊全部是伤,但最重要的是我和我们车间的老大搞不到一起,整天吵架,有一次差点干了起来,那个车间老大后面瞬间站了两个人,那次之后起我就出来了。

听了老大的建议,我又去了龙华的富士康,有一个朋友接我,对我说那边大学生应聘一人还发一个电脑而且是做办公室的(车间里面的人都羡慕做办公室的,毕竟不用卖苦力;在厂里面一般工服有三种颜色:蓝领,就是普工或者技工身份进厂的;红领,就是质检,专门检查质量的,大部分从蓝领升上去;白领,一般就是大学生了做文职或者管理),我没去,我还是以普工的身份进的富士康,我不信我干不下去,最后又分到了观澜的一个小分厂里面做物流,对了就是富士康当时有名的第一跳,就在那个厂区。厂里面不像大家现在洋气的说996什么的,几乎没有假期,什么周末更别提了,早8点晚8点,半月白班,半月夜班。富士康在深圳还是福利比较好的一个工厂,包吃住用药等。

这个图网上找的,有点像当初那个屌丝的年华

36.png

在工厂的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了,我必须要依靠一个技能来养活自己。这个技能就是搞软件!

培训班

根据之前的了解我大概选了两家培训机构,一家就是野马XXX,另外一家就是XX内培训机构,价格都差不多,但野马有教师,X内是视频教学,当时感觉不能接受,不太靠谱。本来都拿着钱去野马那边交钱了,在付款的时候,财务说可以减免了一百元,跟我一直沟通的那位说政策搞错了,肯定不是这个。就因为这个原因,我感觉他们不够严谨,我说那我就先不报名了,然后就去了隔壁的X内看看,结果他们正在上课就让我试听了一下,里面全是大四的学生,我坐在后排听了一上午,虽然感觉还是跟不上,但是有那种建模学习的那种氛围,我就定了X内。后来我在X内都上课两周了,野马打电话说给我特殊减免3千元让我过去,最后没去,但是感觉水分真大。

其实X内当在西安的培训还挺扎实的,还考了sun的证书,其实也么啥用。开始从跟不上,到处请教别人,到慢慢的理解,写各种小游戏,到最后也有学员来问我问题。那时候周六、周天可以免费在培训机构学习,我几乎周末都在哪里,毕业答辩的前两天才回去,然后又过来,毕业典礼没有去,毕业体检舍友这个帮我测血压,那个帮忙测体重,毕业证书、学位证书舍友帮忙领。我的大四几乎和学校都没有关系。在X内认识了好几个朋友,工作到现在都联系着,有的去了华为,有的在外包,还有的搞了小公司。

培训机构承诺免费介绍工作,那时候的培训好像也没有让大家伪造什么工作经验,学校什么的,一般情况下只要你不是很烂,基本上都能找到工作。X内推荐了几家公司,自己也投了简历记得最后收到了2个或者3个offer,也记不得都有什么公司了,最后选择了去李嘉诚儿子的一家公司就是电讯盈科,这个公司那时候刚来西安,还算不错的公司,主要是电信方面的研发,可惜我再这公司也才呆了不到一个月。

工作西安

刚入这行还是比较周折,也差点进去了另一个方向,所幸最后走向了正轨。程序员都是第一年的工作不是特别好找,过了第一年后,后面就比较轻松了。刚进电讯盈科的时候我的心里状态还是没有调整过来,感觉还是在大学的那种状态,进去之后是淘汰制,一个月内培训oracle,两周淘汰一次人。其实我感觉自己太不会表现了或者其它吧,最终一个月底的时候我也被淘汰了,打电话给我姐说的时候,我姐说,关键人家一共20多个人就淘汰了2个人!其中就有你!对了培训的钱,借我姐夫的。我感觉很憋屈,但我还是不认可,我是最差的。但最终我还是需要面对再找工作的问题。

网上海投了N份简历,电话不多,面试了几家公司后,也收到了几份Offer一个小公司不交社保,1800;有一家外包华为2100正规缴纳社保,我去了华为外包。关于薪资我给大家说两个笑话:1、我当初培训的时候一个学员给我说,有一个朋友从这里出来后,第一份工作2000,跳槽后4000,再跳槽后6000,我们一群人心里都默默的崇拜着,想着这肯定都是大牛级别的人物;2、我毕业第一份工作预期是2000左右,然后我就幻想着以后每年能涨1000元我就满足了,到了30岁我就能拿快8000了,现在真到30了才发现现在的毕业生起步价也是这个数。

第一份工作

那时候我也在网上看了很多外包公司的种种不是,但我的选择不是很多,不管怎么样毕业了就不能再往家里要钱了,总得先挣钱吧。华为外包有一个变态的特点为了保密,不允许带U盘、手机等各种存储、通讯设备,上班后基本就和外界失联了。那时候是做无线上网卡的客户端,就是那时候往电脑一插就可以上网那种。每个人进来会分配一个师傅来带,比较幸运我来的时候分给了一个比较好的师傅,性格、态度,以及他工作的方式其实最后也都影响了我。

我们应该在研发二部,大概分了三个部门,大巴组,小巴组和定制组。定制组:就是不用写代码的那种,华为开发了一些工具通过工具可以改变客户端软件的logo,模块功能等,华为的软件真是遍布全球到处的客户都有,阿拉伯、非洲各种语言大部分的需求都是基本可以工具搞定;小巴组,就是需要改一些代码,但是工作量又不是特别多的那种;大巴组就是需要改动需要1月以上的需求。我当时分在了小巴组,大概有十几个人,其中也有很多硕士毕业的也被忽悠进来。最原始的代码都是印度阿三写的,我们都是在上面做二次开发,刚进去看了一个类代码有上万多行惊呆了,但是代码确实写的非常正规。没有什么架构文档给我们,但改动基本都是外层的皮肤了或者小按钮之类的。

加班非常多,但比较开心的是加班有工资,而且是按照国家标准来的,平时加班1.5倍,周六天2倍,假期三倍。这是我工作到现在最正规的加班制度了,工资只有2100,但通过加班可以拿到3000左右,加到2点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特别喜欢假期加班可以拿三倍工资,华为在西安包了N多大楼,当时在软件园三期,班车上百辆开出去还是挺壮观的。华为的中午休息文化,确实好,中午吃完饭熄灯大家都睡觉,中午趟在哪里睡一个小时,下午工作质量明显提高N倍。

我刚进去的时候客户端有两种一种是Java写的,一种是QT(C++的封装),慢慢的Java版本的都淘汰了,全部上线了QT。我从小巴慢慢开发了大巴需求,但到最后没有Java版本的需求了,全部用QT。Java组的大家都各种转型,有的去了另外一个js控制的项目组,我选择了留下来搞QT,开始学习C++,因为有C语言的底子,倒也不难慢慢的可以开始搞QT版本的小巴需求,但是最后我就纠结了,我以后到底是往Java方向发展呢,还是C++呢。后来终于想通了,我花了那么多钱培训java这样太亏了 ,于是选择了离职。那时候华为方的领导其实对我也特别好,还专门给了我两周时间不用上班去参加华为Java的培训,大家都带着华为的白牌子,我带着外包的黄色牌子,培训老师问了我好几次我是那个部门的,但最后我还是撤了。

放一张我们小巴组出游的照片

35.png

第一份工作促成我从学生到职场的转变。

第二份工作

当时面试有意向的公司大概是两家,一家是做GIS系统关于地理信息的公司,另外一家是XX系统,主要是做思科代理,给思科做各种软件或者给思科的硬件去做集成方案的各种软件。我选择了后者,没有别的原因,后面这家工资给的高,我就这么实在。

刚进公司其实比较紧张,因为半年没有做Java了,每天各种学习,各种加班最后发现其实还可以,虽然半年没有搞了但问题也不大,公司用的是hibernate和Struts基本上都是以前用过的框架。第一个项目是,smart meeting智能会议,就是大公司预定会议的一套系统,大部分的工作都在前端,那段时间让我对js有很了很大的了解,因为预定会议的系统界面都是各种拖拽。第二个项目大概就是vozimate,就是给思科的IP话机上面做应用,就是通过电话可以查询股票了、天气预报了等等,我们的这些信息都是通过爬虫抓取第三方的,过一段时间就需要调整一下爬虫策略。第一次让我对硬件和软件交互有了理解,思科的IP话机当时还是蛮先进的视频通话,各种会议都是没有问题。

最重要的一个项目也是我几乎入职一直在搞的项目就是UC manager,就是通过思科的电话打完短途、长途、漫游、国际漫游、转接、会议等等,凡是和打电话相关都会有,其实就是相当于联通或者移动公司话费的计费系统,当然还有路线最优路由,统计等各种功能非常多,刚开始做一些小功能,到负责一个模块,到最后整个系统都是我来负责,直到我离职的最后一天,我都在做这个项目的最后一版计费优化。正因为这个项目到北京面试的时候得到了一个高薪的机会,这个下面再讲。

其实在这个公司里面,项目中规中矩,代码也是主流的框架和技术,一年多的时间稳扎稳打让我对大项项目框架和设计有了很多的认识,特别是爬虫什么的让我非常兴奋。那时候中午我经常看博客园的新闻,整天都是互联网公司怎么怎么了,但是西安基本没有一家正正经经的互联网公司,于是就有了去北京想法,刚好jerry也有这样的想法13年过年后,大家纷纷提离职,准备去帝都呼吸新鲜的雾霾。

记得是11年十一过后入职的,当天一起入职了四名同事,我什么要强调这个呢,因为这四个同事到现在为止,都成了我职场后关系最好的四个好基友,其中有一个女孩,但我们仍然这样认为。jerry、波仔和鸽子,我们四个各有特点,jerry就是那种极客精神,喜欢各种硬件、软件,做了好几个网站,创业几次,目前创业中;波仔,天生搞笑天王,唱歌天王,在生活中带来无限的乐趣,跟他在一起永远是欢笑不断;鸽子,是女汉子或者是逍遥着,天生喜欢流浪、喝酒,拉萨、云南、日本、台湾、英国各处流浪,永远给人一种激情满满的感觉。

我们甚至创建了自己的户外组织Flyever,有自己的官网,甚至印了自己的队旗,logo和口号:自由 梦想!每月组织去排山,腐败、各种活动。发工资了说今天活动一下吧,十几个人就去吃饭喝酒,晚上通宵唱歌;世界末日了说去庆祝下吧,这两天心情不好,去活动一下吧!找各种借口去腐败,爬了很多山,喝了数不清多少瓶的9度。这是曾经的官网www.flyever.cn

放一张我们当时一个活动策划的截图

34.png

在放几张我们去过的地方

青海湖的太阳

32.png

芦苇荡 

33.png

北上帝都

来到北京的时候,我身上只剩了3000快钱,1000多在分钟寺(现在已经拆迁)租了个公寓,买了些日常用品后就剩1千多了,我专门挑互联网公司来投简历,大概头了100份左右,找了10家去面试,一周内面试完拿到了5份offer,其中有一家给的特别高就是因为我以前做了UCmanager这个项目,他们公司刚好给爱立信做项目,缺少这样项目经验的人,我犹豫了很久,毕竟工资给的很高,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进了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

第三方支付公司

选择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时候,其实我还不是特别了解这个行业,只是觉得支付应该是比较不错的。这家公司也是我现在公司的母公司,刚入职的时候感觉周围一大片全都是大牛!公司还管饭,感觉特别好,没过了几天,就被同事拉进了一个XX山炮群,又开启了胡吃海喝的时代,经常私下我们几个组织着去AA聚餐,各种吹牛,各种烧烤啤酒也别有一番风味,混熟了之后,才发现和我一样大家都是屌丝,有一次部门聚餐的时候,部门经理说,大家都举下手看看大家都是那个省的,结果几乎每个省都是一两个这种,看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同事在一起工作,也是一番景象。

刚来公司做的是,第三方支付的前置接入系统,当时公司每天交易额刚刚上亿,服务压力非常大,每天各种报警,我们就辅助从前置开始跟踪,慢慢的对业务有了了解,后来也写了专门的压测程序来跑。再后来开始负责公司官网的改版,收银台改版,到后来开始了解J8583,银行接入平台 慢慢的才对第三方支付有了一个整体的了解,13年底的时候慢慢的兴起了很多p2p,很多公司在做对接平台,那时候大家都不懂什么是p2p,我们也不懂,也是一边学习一边搞,项目持续做了很久,我带了两三个人来做后端。最后这个项目也没有做起来,因为我们还是不了解p2p公司到底需要什么,自己琢磨的东西还是不太靠谱。

14初的时候总监,偷偷告诉我要封闭去做一个关于金融的项目,想让我参加,没想到正是这个项目对我的职场有如此大的影响,所以说关键时候的选择非常的重要。紧接着没过几天,就开了几个车拉着我们去了四星级酒店开始封闭开发,后来方案定了使用PHP开发之后,我又撤了回来做平台接口层的开发。大约过了一个月项目基本完成了,大家回来后项目组因为一个老总出走,带走了一个团队,剩下的开发几乎都走光了,那时候其实我也找好了工作,新的公司待遇和环境都不错,领导找我谈话,想让我负责这个项目。我对领导说我先考虑一下,等我休假回来后给回复。那段时间太累了加了很多班,请了好几天假去了青海湖大玩了几天,朋友都建议我去新的公司,后来我考虑一下还是选择了留下。

31.png

互联网金融

那个封闭的项目就是互联网金融,那时候互联网金融已经慢慢热了起来,14年我们上线的时候应该是最后的一波热潮了。直到今天我们公司在行业的排名都在20-60之间来回。

14年初的时候大家搞的p2p都是网页版,app端有几个公司有,但都很基础,当时公司人力有限,就面临一个选择先做APP还是网站的问题,其实APP的问题主要是通道的问题,当时快捷支付应用到P2P公司还是非常难的。最后领导还是拍板先上APP,大家就集中人力先做APP,最后证明这是个正确的选择,现在监控我们公司的交易,几乎百分之80来自APP,第一次感觉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就是这样来的。

系统刚投产的那段时间,交易量火爆,最夸张的时候1000万的标的几秒钟就满了,虽然现在平台也是这样。但当时对我们来讲还是蛮震惊的。在交易量火爆的情况下,系统出现了各种问题,首先是秒杀的时候控制不住并发,有时候会出现超卖的现象,最后各种优化,通过memcahed锁解决了这个问题,紧接着服务器又因为流量太大扛不住了,于是又上线lvs做负载。期间各种问题不断,那段时间我几乎晚上11点之前没有回过家,每次我走的时候老婆还在睡觉,回来的时候她又睡着了,周末也是各种加班,总感觉自己见不到太阳,持续了很久,但是成长也是非常的大。

因为我们的前端是PHP写的我又逼着自己学习了PHP,从开始能看懂,到最后可以写一点。公司慢慢上线了官网,又增加了小网页(H5),各种分布式系统改造。做各种活动,和滴滴打车做活动、和河狸家做活动、和携程做活动等等,有一次一天注册了X千个用户,惊呆了,发现羊毛党来了,又是各种限制。在后来慢慢的有黑客盯上了我们,各种骚扰,DDOS攻击,SQL注入等等。反正是能遇到的问题我们基本都遇到了,每一次问题之后,我们系统就又健壮了一些。

再后来要做大数据分析,我们又开始启动golang+monggodb这套方案来做大数据,刚开始也很困难,但是大家对新技术的这种渴望战胜了一切;再后来上线了dubbo做SOA服务治理,到现在启动spring boot+cloud。我们的系统也从第一代平台开始到现在第四代平台更换中,对这四代平台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第一代平台,主要是集中式,以快速上线为目的;第二代平台主要是分布式改造,缓解各服务压力;第三代平台主要做服务端SOA治理,后台统一账户中心;第四代微服务化改造,已达到灰度上线、动态部署集中管理的目的。

我也从负责Java端,到负责整个技术团队,慢慢的在领导的信任下测试交给了我,再后来分公司独立后将运维也交给了我,于是成了整个分公司的技术负责人。这就是我的故事。未来仍然有更多的挑战,感谢我们团队的兄弟姐妹,感谢工作中遇到的所有同事和领导。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我的代码曾运行在几千万用户的机器上,作为一个程序员,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满足的呢?如果有,那就是让这个用户数量再扩大 10 倍。

30.png

路漫漫,欢迎大家在博文下面回复自己个人的经历,以共勉!

搜索CocoaChina微信公众号:CocoaChina
微信扫一扫
订阅每日移动开发及APP推广热点资讯
公众号:
CocoaChina
我要投稿   收藏文章
上一篇:浅议技术债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注册
所有评论(0

综合评论

相关帖子

sina weixin mail 回到顶部